白鹿鹿鹿

讲故事的白鹿。

 

【喻黄】金玉其外-50

50.

 

在机场蹲守的娱记原本只是想围截赶来G市的蓝雨工作人员,但看到戴着墨镜的张佳乐疾走出来时,他们的心情就像中了乐透一样兴奋。

绷着脸在一片闪光灯中快步走着,张佳乐突然很庆幸一觉醒来孙哲平改变了主意。四年来孙哲平跟他完全是地下得不能再地下,一是出于他的要求,二也是因为孙哲平这人习惯性低调。保持零绯闻这么多年,如果在这节骨眼被拍到,张佳乐真不知道怎么定义孙哲平跟他的关系。他相信,即便他说他们是朋友,那些娱记都能将孙大少的身家背景翻个底朝天,然后把他们的每一张合照描出花来——谁叫张佳乐连续好几年是“男人妄想对象Top 10”里面唯一一个男人。

因为完全是私人出行,所以张佳乐没有带任何人在身边。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些长枪大炮的围堵,张佳乐拦了辆计程车朝医院奔去。从医院后门进去,七绕八拐好不容易找对了病房,张佳乐打开门看到捧着iPad在玩Flappy Bird的黄少天,只想摔门回去。

“乐、乐乐!”经过一晚的休息,黄少天又恢复到神清气爽的状态,只不过说起话来嗓子还有点疼,但这不妨碍他苦中作乐,“这个……好难玩啊!”

话音刚落,那只鸟一蹦一蹦的诡异音效又重新响起,张佳乐气得想把这个人掐死,“你就不能打个电话,或者发条短信,告诉我你还没死吗?好不容易休假了,我大老远跑过来图个什么啊?来看你玩这只鸟吗?”

黄少天有点委屈,“昨晚哪记得那么多啊……他们不是在微博发了公告吗?”

“你觉得那种安慰粉丝和赞助商的话我能信吗?什么‘情况良好,没有大碍’,说了跟没说一样。”张佳乐一屁股坐到床边,黄少天还挪了一下让他坐得舒服一点,“嗓子怎么样了?真没事吧?”

黄少天咽了口唾沫,放慢了语速说:“还好,今天一大早专科医生就来看过了……鉴定那边也说那瓶东西没有毒害声带的成分……”

“那就好。”张佳乐刚好对上黄少天的脸,表情更加精彩。他不可置信地捏起黄少天的下巴,“你的脸怎么回事?一大早起来都没去卸妆吗?”

黄少天后知后觉地摸了摸脸,“好像还真是忘了……老妈怎么都不帮我擦一下……”

张佳乐打开放在一边的行李袋翻了一下才找到一小瓶卸妆油,抽了张面纸将就着去给黄少天擦脸,“脸可是吃饭的家伙,你多少上点心啊……还有,你妈妈她来过了吧?怎么样?出了这种事,你们还没来得及摊牌吧?”

“呵呵……”黄少天想起妈妈那些一阵见血的话,觉得冷汗又要出来了,“我还没说呢,她自己就先察觉到了。”

张佳乐一副见鬼的表情,“你们都在阿姨面前做了什么?一回来就又是被投毒又是出柜的,她被吓得够呛吧?”

“我就看着喻文州走出去……我妈就发现了,你说神不神。”

“蒙的吧?唬你一下你就认了?好歹糊弄一下啊。”

“我干嘛要骗她……”黄少天放下手里的游戏,“我答应过绝对不跟她撒谎的。”

张佳乐叹了口气,他也知道黄少天和他妈妈感情有多好,“那她怎么说?没接受吧?我记得上一年她还老催你找女朋友的。”

黄少天干脆往后一躺,“她啊……我也搞不懂她到底想怎样,只说出院以后跟她跟她再谈谈……我还宁可她直接骂我几句,打我也行。”

“得了吧,看到你被折磨得半死不活的,阿姨哪下得了手。”聊到家人张佳乐也闹心,干脆转移话题,“喻文州呢?他上哪去了?”

黄少天刚想回答,就听到有人开门进来。“早啊佳乐,你来了。”喻文州笑着打招呼,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疲倦,“我给少天买了烧麦和瘦肉粥,还买挺多的,一块吃吧。”

“为什么没有虾饺和凤爪……”黄少天仗着病患的身份耍赖。喻文州摸摸他的喉咙,“鱼虾那类我怕有刺激,凤爪又是辣的,所以就没买了。你快点好起来,吃什么都行。”

虽然知道喻文州一向都是那种和声细语的绅士做派,但看着他耐心地给黄少天解释这种幼稚的问题,张佳乐还是一阵恶寒:“你们行行好,我这瓦数太大了感觉快爆了,要不我还是先回去吧……”

“不不不,拜托你陪着他,我就上来一趟。”喻文州刚说完手机就响了,他打了个手势走出去听。张佳乐看他关上门才道:“你家那位一整晚没睡吧?两只眼睛都是红的。”

黄少天怔怔地放下筷子,满脸纠结,“今晚原本还有一场,现在很多人在要求退票,蓝雨肯定要亏一大笔钱。有些粉丝只想推迟一下不要取消,但是场馆最近的档期也排满了,不是说随我推几天都能上,即使排上了还有舞台重装的问题……唉唉唉,都怪我太不小心,如果我当时再谨慎一点,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这能怪你吗?一场下来喝口水都得先验一下啊?”张佳乐拍拍他的头,“话说回来,警察那边查得怎样了?你自己有头绪吗?”

黄少天摊摊手,“我们谁没几个黑啊,但是我情况还好,那些黑从来没找上门来啊。你问我我还真不知道。”

张佳乐有点迟疑,“会不会是……那个?”

“哪个?”黄少天迟钝了一秒,立马又反应过来,“哦,那个……不会吧?至于吗?”

“在聊什么?”喻文州打完电话,进来便随口问了句。张佳乐刚想回答,却感觉到黄少天拽了拽他的袖子,抢了话:“没聊什么!你要走了么?”

“嗯,后援会那边还在统计人数,但是我要先跟票务那边商量好退票方案。”喻文州搅拌了一下已经有点沉淀的粥,“快吃,冷了就不好吃了……还有件事,你现在自己拍张照发条微博,自然一点就行。不要太活跃,也不要太衰弱,懂我的意思不?”

黄少天笑了,“懂,装可怜和求关爱嘛,不懂还能混啊?”

“哪用装,你卸完妆这脸色直接拍个照上传,粉丝估计又哭又笑的。”张佳乐想了想,又建议道,“要不这样……拿我的号去发?”

喻文州思索了一下,“明天是第三波预告片?”

“Bingo~而且还是他唱的主题曲第一次曝光。”张佳乐挑挑眉,“怎样?不亏的。”

听了张佳乐的建议,喻文州不得不感叹这个人确实是在圈里摸打滚爬过的,恰到好处的炒作完全顺手拈来。值得庆幸的是,这样的人还能活得通透,对朋友真心实意。

“你来发我就不用看着了,不过记得先跟你们剧组那边通个气……”喻文州揉了把黄少天的头发,“好好休息,晚上我再过来。”

看门关上了张佳乐才奇怪地问:“怎么不让我说?别告诉我你圣母到想就这样算了。”

“我脑进水了才会这样。”黄少天叹了口气,“这不是还没查清楚吗……我们这一行最怕就是不利于自己的猜测,因为大家根本就不在意真假,看到你有嫌疑就想把你拉进泥潭里。万一最后证明我们猜错了,伤到那个人就算了,如果还是刘皓那种货色,他指不定还要装可怜反咬我们一口。”

“行啊,有进步。”张佳乐抱臂叹了口气,“但是你至少给喻文州提个醒吧?”

黄少天摇摇头,“他肯定也在怀疑刘皓……而且没有表面看的那么理智。”

 

魏琛看完张佳乐的微博,还是不放心,催着叶修打个电话去问清楚。叶修原想吐槽他为什么不自己打,但看到魏琛那紧张的样子还是难得体贴了一会——何况他自己也很想了解清楚。试探着打给喻文州,没想到立马就接通了,“张佳乐给他拍的照我看到了,没事就好……警察那边怎么说?”

喻文州的声音有点无力,“没有指纹,监控里也没看到有奇怪的人进他的休息室。”

“所以现在怀疑他身边的人?”叶修的表情有点微妙。

“对,所有能接触到那个水瓶的人……范围很小。”

“你干脆就直说,嫌疑人目前只有蓝河一个。”叶修烦躁地提高了音量,“不可能!他和少天感情那么好,昨晚打电话给我都快哭了,怎么可能是他?!”

“我知道……但是也得让警察那边先搞清楚。如果确实不是他,那他就肯定不会有事!”喻文州的语气也很冲,“魏总在你旁边?让他来听吧,我找他有点事。”

凑在旁边的魏琛一听连忙把手机抢过来,“这时候你们吵什么!叶修你坐一边去!啊好,我出去再跟你说。”魏琛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门外,叶修窝进沙发看都没看他一眼。

大概十分钟之后魏琛便拿着电话回来,脸上有掩饰不住的震惊,“这小子真行……”

叶修看他这反应,“怎么了?他找你做什么?”

“我问个问题。”魏琛把手机递给叶修,“你觉得会是刘皓吗?”

“……有可能。”叶修又补了句,“但是那天有一场live,我带邱非和一帆上去,刘皓还是做压轴表演的。”

“这不代表他没有指使人去做啊。”魏琛顿了顿,“就像他当年坑你一样。”

叶修扶着额,表情有点纠结,“文州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他有证据?”

“他就是没证据啊。但是这事换我,我也怀疑是刘皓。”魏琛说,“折腾半天警察什么都没查出来,这情况我见多了。要是到最后真的随便结案了,我估计这小子要疯。”

“所以到底要你做什么?查刘皓?”

“查?我又不是侦探,哪会那么文明的做法?我自然有我那一套……”魏琛嗤笑一声,“只是没想到会是喻文州先来找的我。”


【TBC】


黄妈妈表示,先把坏人抓起来,再处理喻总【wait

P.S. 大孙率先去领死了,大家祝福他【玩笑

P.S.的P.S.大家有一段时间见不到大孙了【蜡

  325 53
评论(53)
热度(325)

© 白鹿鹿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