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鹿鹿

讲故事的白鹿。

 

【喻黄】金玉其外-51

51.

我怎么还没让喻总和黄妈妈大战三百回合……

烦【。

最后有大招【no

========================================

 

保险起见,黄少天还是留院观察了几天。张佳乐见他没什么事,就干脆直飞K市回家探亲去了。所以到出院那天,黄少天面对了人生中最尴尬的境况——黄妈妈和他百无聊赖地坐在一边,而喻文州则任劳任怨地帮他把东西收拾好。

把行李袋的拉链拉好,喻文州招呼道:“好了,可以走了。”

黄妈妈环视了病房一眼,扯下黄少天卡在头顶的墨镜,“戴好,等下都不知道会不会被那些闪光灯闪瞎呢。”黄少天答应了声,朝喻文州眨了眨眼睛,才把墨镜戴好。

喻文州笑了笑,“伯母,等等我们要从侧门出去,肯定会被记者截住问几个问题,要是您不适应,可以绕另一个门出去,我会叫人带您先到车那边的。”

“我儿子在我身边,我有什么不适应的?”黄妈妈理直气壮地顶了一句,掏出一副紫色的墨镜戴上,“走吧,你走前面。”

黄少天想到妈妈给喻文州的下马威会这么幼稚,差点就要笑出声,心道那么多保镖怎么可能让老板走前面。但喻文州也只是点点头便和保镖领队走在前面,黄少天看着那无论何时都挺直的背脊,莫名觉得因为住院而变得懒洋洋的身体突然充满了力量。

推开侧门那一刻,黄少天只怨念自己为什么不是戴能挡大半张脸的蛤蟆镜,疯狂的闪光灯形成一股无形的推力逼得他往后退了一步。黄妈妈第一次面对这么大的阵仗也吓了一大跳,她死死地拽着黄少天的右臂,竭力不让伸长了手越过保镖之间的记者碰到黄少天。走在一个身位前的喻文州突然转身一手揽住黄少天的肩,刚好补了左边的空缺。

“黄少看这边,给大家打声招呼吧!”

“黄少你对谁是嫌疑人有头绪吗?”

“你的贴身助理现在是唯一嫌疑人,黄少你有什么看法?”

“请问取消的第二场演唱会怎么补救?”

“你现在声音状况如何?会影响到一周后在W市的演唱会吗?”

举着话筒,递着录音笔的记者在一瞬间问出的问题像潮水一般涌来,吵得黄少天耳朵嗡嗡直叫。他尽量保持着笑容,不停地挥手点头。听到记者提及蓝河是嫌疑人,黄少天很想大骂他们胡说八道,但念及喻文州的叮嘱,他还是乖乖地继续保持沉默。

“谢谢大家的关心,少天现在不会对这件事发表任何看法,一切等警察那边调查清楚了我们再做定论。”喻文州虽然戴着墨镜,但也还是保持着礼貌的笑容去做官方说明,“关于演唱会,因为医生已经确定少天的身体状况一切良好,所以后续的演唱会如期举行;至于先前被取消的演唱会,我们会尽快协调出最完善的方案,给粉丝一个交代。少天,跟大家打声招呼吧。”

听喻文州说了一大段,黄少天几乎都以为没自己什么事了,所以突然被点名还愣了一下,那几个离得最近的记者见他没反应忍不住催促“黄少来说几句吧”,后面甚至有人起哄“唱几句”。

“啊那个,我没事了,谢谢大家的关心。大家送到护士站的向日葵我都看到了,很漂亮,谢谢你们。”黄少天听到人群最外面有几声粉丝的高声叫唤,于是也举高手朝外挥了挥,“我也爱你们,谢谢。”

说完保镖围成的人圈便开始向前开路,被围在中心的三人随之移动。记者哪会就这么放他们走,一阵人潮涌动,闪光灯又开始噼里啪啦响个不停。喻文州抬手挡在黄少天眼前,黄少天偏过头靠在他肩侧,另一只手紧紧地反握住黄妈妈的手。

好不容易上了车,黄少天摘下墨镜吐槽:“天啊我墨镜都差点被挤掉了,他们换装备了吧?那闪光灯噼里啪啦的是要把我脸上每一个毛孔都拍得一清二楚吗?”

“原本是想让你直接走地下的,但是医院围了太多粉丝,我觉得你还是正面发声比较妥当。你首先要安抚的是粉丝,媒体的报道倒还是其次。”

“你也不看那个女记者的指甲多长,居然想抓我,差点就被抓破了脸。”黄少天脱下外套伸出右手,因为到最后他还是环住了黄妈妈,所以小臂被撞了好几下,“青了。”

喻文州刚想握住他的手看清楚,但突然意识到黄妈妈坐在旁边一直没吭声,伸出的手便尴尬地停在半空,又收了回去。黄少天也意识到不妥,吐了吐舌头便看向窗外。

出乎意料的是黄妈妈什么都没有说,连墨镜都没摘,只是转过头看着窗外。沉默了好一会之后,喻文州才重新开口:“伯母,您是要回家吗?”

“我跟他一起住酒店。”黄妈妈干脆利落地答道。

喻文州应了声,“好,那我现在叫酒店再给您安排一个……”

“我跟他住一起就行了。”

喻文州还没答话,黄少天便抢了先:“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还跟我一块睡,多奇怪啊……我看你还是回家吧,免得碰上刚才那状况我还得顾着你。”

黄妈妈没好气地戳着他的脑袋,“臭小子你还敢嫌弃我?我问你,那么着急赶我回家你想干什么?赶我回家你们想干什么?”

黄妈妈这种微妙的暗示让黄少天窘迫不已,想起唯一一次经验他不由得涨红了脸,“我、我还能干什么!不是说要给你订房间了吗!”

黄妈妈冷哼道:“是他说要给我订房间,花的不还是你的钱?你就不会省省吗?反正你想跟我分开住,想都别想!”

“你爱住哪住哪,住总统套房我都不理你!”

喻文州看着突然吵起来的两个人,突然明白过来黄少天那种脾气到底像谁。

 

好不容易回到酒店,喻文州不想让黄妈妈知道他的房间就在旁边,所以也没回自己那,只是招呼他们母子俩进去修整一下,过会到酒店餐厅吃饭,而自己就在走廊候着。

看着房门缓缓合上,喻文州扯了扯领带,叹了口气。黄少天告诉他黄妈妈已经发现时,他只是惊讶了一下这位母亲的敏锐,但也还是信心十足地安慰了黄少天。然而这段时间每次碰面都不是愉快的经历,黄妈妈没有点破,但也不再像初见那样和颜悦色,显而易见的抗拒让一向长袖善舞的喻大总裁完全没有表现的机会——这样几天下来,他也是会大受打击的。

手机响起,喻文州惊讶了一秒来电者,但也马上接听:“魏总?”

“还魏总,啧啧,虚伪。”魏琛含糊地吐槽,明显在叼着烟说话,“你拜托我的事可能没那么顺啊。”

“怎么了?”

“那小子不知道是不是做贼心虚,最近请了十几个保镖,全天候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魏琛啐了一口,“真他妈比护舒宝还屌,贴身又贴心。”

“做贼心虚?”喻文州并不赞同这个说法,“不像。能做到这么滴水不漏,他没理由还要大张旗鼓,这样反而更加引人生疑。我觉得,他可能在防另一个人。”

魏琛蹙眉,“还有谁?我以前在饭局见过他几次,挺会说话的,还特狗腿,叫喝几杯喝几杯,不像会跟人结仇的。”

“他对付过的人肯定不止叶修和吴羽策,恨他的人应该比我们想象的还多。”喻文州沉思了一下,“李轩那边怎么样?”

魏琛大笑,“喻总,李大大和吴女士虽然是地下乐队出身,但不是地下组织出身啊?你以为谁都会像我这样想着用拳头解决问题吗?”

“我这是提供一个可能性。”喻文州说,“我还想到一个人……但是我得先确认一下。除了李轩,也拜托您看一下陈夜辉那边。”

魏琛冷哼一声,“这还用你说?那孙子跟刘皓一德行,贼眉鼠眼的,即使没少天这事,我迟早也会教训教训他们。叶修那条老狐狸都修炼成精了,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他那事被我知道了,就是要替天行道。”

“您看着办吧。别留下麻烦……”

“你在跟谁讲电话?魏老大吗?”不知何时黄少天打开了门,探出头好奇地看着他。

喻文州直接挂断电话把手机塞进衣袋,“对。挺快啊?伯母也准备好了吗?”

“她说出了一身汗想洗个澡,我就趁机溜出来啦。”黄少天又问,“你怎么会跟魏老大联系?他应该很讨厌你才对啊……还有什么‘麻烦’,遇到什么事了吗?”

喻文州掏出房卡开门,直接把黄少天拉了进去,抵在门上细碎地吻了几下,“没什么……你好好恢复嗓子,明天下午开完发布会就要直接去下一站了。时钦主动销假赶回来,我看他老家在W市,就让他直接在那等着接应你。”

住院期间一是喻文州没时间,二要顾忌黄妈妈,所以两人都没怎么亲密接触过,突然互相亲吻倒平生一种难耐的骚动。黄少天咬了咬喻文州的嘴唇,“然后呢?你就回去了?”

“对,”喻文州安抚地蹭了蹭对方的鼻尖,“我总不能离开太久……时钦人很细致,蓝河呆会也回来了,他们俩一起跟着你,我放心很多。我会再调些信得过的保镖过来跟着,到时候不准抱怨。”

虽然很想说我会小心的不要这么大动干戈,但黄少天也知道这时候不该拂喻文州的意,只能答应下来,“话说你刚才跟魏老大说话,脸上都没表情的,好吓人啊……我知道你紧张,但是放松点啦,别像个小老头一样。没事的没事的~”

喻文州笑了笑,耳朵听到隔壁微弱的响动,“伯母好像要出来了?”

“那你还挡路!”黄少天赶紧推开他,结果开门冲出去那一瞬间被已经站在走廊四处张望的黄妈妈逮个正着。黄妈妈奇怪地问:“你怎么到隔壁了?”

黄少天干笑两声,没让喻文州出来就直接关了房门,“保镖就住在旁边,我进去跟他们聊了几句。”

“哦……”虽然印象中刚才上楼的时候保镖们都被喻文州迁去巡楼一圈,但是说他们已经回来了,好像也没什么问题,“你老板呢?不是说要去吃饭吗?怎么,跑啦?”

黄少天哭笑不得,“他为什么要跑!就是……先下去等我们了!”

“那我们也走吧。”黄妈妈挽上黄少天的胳膊往电梯走去,“你嘴唇怎么怪怪的……好红啊?”

“那个是……刚才不小心咬到了……”

等听不到谈话声了,喻文州才打开门,他扶了扶额,天啊这要他怎么赶在前面去到餐厅?


【TBC】


大家快给我点鼓励啊今天看着总字数觉得压力好大。。。QAQ


预告1:恶人自有恶人磨,不是不报,而是时辰未到。

预告2:地下乐队地下情,李轩大大文明人。

预告3:犹记当初坑别人,迟早还是要你还。

预告4:乐乐只需要爱过【所以重点不是大孙断几只手而是乐乐愿意陪他断几只手【说得好像有几只手一样【wait

  341 28
评论(28)
热度(341)

© 白鹿鹿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