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鹿鹿

讲故事的白鹿。

 

【喻黄】金玉其外-53

53.


全章双花~


短的来一发~


===================================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听到这个提示音张佳乐愣了一下,他盯着已经显示挂断的屏幕,努力回忆以前孙哲平的手机会不会关机,因为印象中他的工作总会要求他二十四小时开机。但想了半天张佳乐才尴尬地发现,其实他以前基本没有主动打过电话给孙哲平,两人的通信基本是由范森来转接,即便有那么几次屈指可数的直接通话,也只是孙哲平偶尔的兴之所起。虽说这段时间两人也渐渐亲密起来,但张佳乐也极少拨通那个保存在第一位的电话。


孙哲平很忙,他也很忙,有事没事打电话就是浪费彼此的时间,还可能妨碍对方的工作;他还是当红一线男星,出道至今零绯闻,所以他绝对不能被外人撞见他有一个暧昧的通话对象;黏糊糊地聊电话那是白痴情侣才做的事,一点也不符合他们俩的性格……张佳乐可以想一百个正当理由去让自己不打那个电话,而且理直气壮。但直到那天孙哲平认真地跟他提起家人的事时,他终于不得不承认——他自始至终都还是想着逃避。


这个圈子严格遵循着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因此依附着圈子生存的人永远无法左右这一切。张佳乐深谙此理,所以他永远都习惯性地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面对孙哲平,他曾经希望自己能适时而退,却不料入戏太深,让自己不小心深陷其中,搞得现在两人都处在最尴尬的境地。


这几天因为黄少天的事,张佳乐几乎把和孙哲平暂时搁置讨论的问题抛诸脑后。回到娱乐产业不算发达的K市,周围的气氛也随之安静下来,他才突然想起男人临时改变主意没有跟他去G市时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硬,回想起来却莫名让人心慌。


张佳乐又重拨了一次,同样的提示音让他整个人都陷入了凝滞。怎么会关机呢?手机没电了吗?要不要找范森?找了之后又问什么?如果只是没电这么紧张不是很奇怪吗?……如此种种的思虑和假设几乎要把张佳乐逼进胡同死角,于是最后他只能无奈地把手机收起,眼不见为净。


他并不擅长思考和孙哲平有关的问题。以前总爱自欺欺人,以为只要不想,问题就不存在,直到现在不得不要想了,才发现问题早已堆积如山。


坐在旁边打毛衣的张佳欣抬眼看着张佳乐,手上的动作却不停。自从她这弟弟入行当明星之后,她好像就再也没见过他脸上露出称得上是焦虑的表情——当然,除了在戏里。她忍不住问:“怎么了?谁不接你电话吗?”


“啊?没事,可能是没电了,不要紧。”张佳乐从来不跟家人提工作的事,他们都只是老实巴交的普通人,和其他观众看娱乐新闻的视角并无二致,看了什么都不在乎信与不信,笑笑便又过去了,如果让他们知道那水有多深,肯定会大受惊吓。何况,张佳乐一点也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经历过的事,他宁可他们一辈子都相信着他努力最后成名的童话。


张佳欣的表情透着疑虑,大概是孕妇的思绪会更敏感些,她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到底哪里不对劲,“真的吗?我看你好像很紧张的样子。”


“姐,孕妇是不是都爱胡思乱想啊?这样对宝宝可不好。”张佳乐笑着调侃,“听妈说前天你还跟姐夫又哭又闹的,估计也就他能受得了你~”


张佳欣哼了一声,“他受不了我嫁他干嘛?你也快奔三了吧?多担心担心自己,你这倔脾气,也不知道有没有女孩乐意嫁你。”


“才说你嫁了个受得了你的老公,对我倒要求找个受得住的女孩,这差别待遇有点大啊?”


“说你傻你又不信。难不成还找个公主病要我弟去伺候吗?想过我们家的门,就得对你千依百顺服服帖帖的。”


“你这话要是扔网上肯定会被往死里黑。”张佳乐挨着姐姐坐下,“反正你们就不用管我了,你弟这条件想要的人能从门口排到三条街以外……话说你想好了没,要不要过去?那边条件好,我也方便照顾你。”


“离预产期还有一段呢,着急什么。”张佳欣撇嘴,“不过我还是坚持懒得动,大老远跑过去累都累死了,而且听说你们那边连床位都很难搞吧?”


“你要过来就肯定能让你住最好的。”张佳乐帮她顺了顺头发,这女人以前不小心流过一次,大出血差点连命都丢了,时隔四年好不容易才再怀上,两家人现在都精神高度紧张,“你弟不差钱,不在意报销的话走后门容易得很。”


“张少爷你钱好多,妈给你存钱娶老婆,你呢,说花就花,真败家。生孩子的是我又不是你,你姐夫都没那么紧张,你至于嘛?”见他要解释,姐姐就笑了,“上次是我自己不小心,你连实况都没看到,居然还能一直记到现在?哦对了对了,呸呸呸,妈说了不准咱们聊以前的事……话说你这次回去记得给你经纪人带点特产,鲜花饼什么的,顺便提醒他很快就能当干爹了,等我生了记得跟你过来看看哦。”


张佳乐顿了五秒都没想通为什么范森要当他未来小侄子的干爹,“为什么……森哥要当干爹?你们俩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不是范森,是另一个……你忘啦?当时你人还在国外,就让他先赶过来看我啊。他还请了个老专家过来,开的那几张调养方子都很管用哦。”张佳欣摸了摸肚子,“我怀上之后特地告诉他了,他电话里挺冷淡的,但是第二天就寄了一大堆补品过来,动作比你还快呢。”


“他……”张佳乐想问那人叫什么,但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妥,“你有他电话?”


“那倒没有……范森和他不就是同事吗,我让范森叫他回我电话的。”张佳欣皱了皱脸,“我们就见过那一次,他那人看着超严肃的,我哪敢那么自来熟。”


张佳乐哦了一声,掏出手机看了看,“我手机好像没电了……你借我打个电话吧。”


张佳欣指了指茶几示意他自便,张佳乐拿起手机走到阳台,点开通讯记录一路往前翻,看到最早以前都没找到那个最近渐渐眼熟起来的号码。他焦躁地又来回划动了几下,突然指尖停滞在一个名字备注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联系人上。


张佳乐僵硬地点开,默念了一遍那人的号码,又连忙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那个被命名为“1”的联系人。


阿平。


张佳乐觉得自己应该赶紧大笑几声,趁现在山高皇帝远,偷偷嘲笑一下孙哲平居然会让张佳欣这样称呼他——平凡,又低调到极致,一点都不符合他的身份和气场。


但是张佳乐对着已经黑下的屏幕,才发现自己一点也笑不出来。


 


这已经是冷战的第几天,孙夫人已经记不清了。那场世界大战之后,整个宅子都处于可怕的低压之下,让人喘不过气。


“阿平,伤口有上药吗?要不要叫大夫过来看看。”孙夫人是续弦,虽然她本人也非常争气地生了个儿子,但温婉良善的性格让她对这个并非亲生的大儿子依旧投入了百分之两百的耐心和关爱,“你爸爸下手没个轻重,阿姨就担心你的旧伤……”


“没敲在手上,您费心了。”孙哲平半倚在床头边上,神色疲惫,“爸爸身体还好吗?今天我听到外面来了保健局的人。”


孙夫人慢慢走过去,“他只是有点咳嗽……这几天睡得不好,可能有点着凉了。”


孙哲平闭上眼睛,他被关在没任何通讯工具的房间里完全无事可干,大部分时间不是隔窗看天,就是闭目养神,“麻烦您照顾爸爸了……快到晚饭的点了,您去准备一下吧。”


“阿平……”孙夫人忍不住想劝几句,但又顾虑到自己身份不合适,便收了话头,“想吃什么吗?阿姨给你做了端上来?你脸色很差,这样下去会生病的。”


孙哲平叹了口气,舔了舔嘴唇。他的体质本身很缺水,此刻嘴巴更是干得厉害,但在被问到的那一秒,却想起那种外表看来又干又哽的食物。


“……鲜花饼。”孙哲平模糊地回忆起那些嫣红,鲜润的内馅,和在唇齿间伴着淡香层层晕开的甘甜,嘴角微微上扬,“阿姨……我只想吃那个。”


孙夫人有点为难,这种特产哪是能自家马上做出来的,“阿姨不会做,现在也太晚了……要不明天让人在那边给你带过来?”


“我就随口说说,不用麻烦您。”孙哲平摆摆手,看向已经渐渐落下夜幕的窗外,“以后……会有很多机会的。”




【TBC】


有些感情不是你不去想,或者你没发现,它就不存在。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P.S.乐乐就像玫瑰馅的鲜花饼~超~好~吃~

  348 44
评论(44)
热度(348)

© 白鹿鹿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