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鹿鹿

讲故事的白鹿。

 

【双花】空间失衡-01

伪科学……我只是个文科生,罪过罪过。


=====================================


01.

 

抬手连开两枪,戴着遮目镜的男人迅速往后撤退。手雷朝前一扔,砰的一声巨响,原本还在张牙舞爪的巨型蜘蛛瞬间被炸了个大洞。散发着恶臭的白色粘液四处溅开,男人即使动作再快也还是免不了被沾上几滴。他仔细看了看旁边的植物,确认不是变异型之后,才放心地揪下几片叶子,强忍着恶心去擦掉衣角上的粘液。

张佳乐举枪指天发誓:我再也不要到变异空间出任务,坚决拒绝,死也不要。这种变异的地方明明只适合叶修那种人格变异的物种。

在心里将给他指派任务的叶修千刀万剐了无数遍,张佳乐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妄想男神在另一个空间会爱上你的少女们啊,快醒醒,你男神在别的空间说不定变异成大蜘蛛了!

 

在无数次任务中,张佳乐不止一次在别的空间听过人们对平行空间是否存在的讨论,讨论者有神经兮兮的科学家,也有充满幻想的花季少女。每当这个时候张佳乐都很想肯定地回答:是的,它存在,因为我就不是你们空间的人啊~

但鉴于他是来维护宇宙和平而不是扰乱空间秩序,他还是很有职业操守地守口如瓶。

平行空间之所以会存在,并像细胞分裂一样不断繁衍,主要源于人们所持有的意念。不同的意念,会得到不同的结果,而不同的结果交织成网,最终就会发展出新的平行空间——不同空间的人即使拥有相同的名字,相同的相貌,也已经在全然不同的人生轨迹上。意念的平衡,主导着空间的存在或毁灭;当空间中某一个人或物,又或者一个群体的意念膨胀到非正常水平,犹如达到平衡状态的天平的一端突然多出一个砝码,其所在空间的秩序平衡将会被打破,轻则产生异常现象,重则引发空间变异,最严重的,则会导致空间的彻底毁灭。

荣耀,作为无数个平行空间中,唯一一个掌握空间原理,并拥有突破空间缝隙技术的空间,根据能者多劳的原则,哦不,应该是利益优先原则,肩负起了维护宇宙和平的责任。百年前,荣耀最尖端的科学家发明了将空间失衡物质,即他们口中的“砝码”,转化为超级能源的技术,这种技术迎合了资本家的需求,在巨额赞助之下,专门培养空间维护师的联盟应运而生。能间接控制空间发展的空间维护师,成为最强大而神秘的存在。

不过,理想很美满,现实很骨感——

如果还有人跟我说什么联盟、什么空间维护师有多么多么的酷炫,我发誓一定要一枪打爆他的头。张佳乐一边把自动手枪别回腰间,一边恶狠狠地腹诽着。

以最快速度打开传送器,张佳乐在脑子里挣扎着回到家之后要用哪种浴盐来美美地泡个澡,但模模糊糊地总觉得好像有第三个小人蹦跶着提醒他还有什么事没做完。

什么好像,分明就是。

张佳乐悻悻地收回即将踏入光圈的脚,回头看了眼遍布着残骸和粘液的林丛,那种恶心反胃的感觉又翻涌上来。为什么我除了打怪还要救人?打了那么丑的怪还不够,还要进这么不华丽的地方救人?!老子的代号是百花缭乱啊不是风中凌乱啊!

张佳乐突然很想跟王杰希搭档——因为杰希卡打扫战场的能力全联盟他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最终他还是认栽地走了进去。当空间秩序失衡时,达到变异程度的空间比普通空间的维护难度更高,因为其环境危险系数已经持续飙红。这次张佳乐来到的变异空间还像个热带雨林主题公园,过分茂盛的花草树木非但不能给他掩护,还会严重限制他这种枪手系的发挥。

张佳乐一边走着一边换了个弹夹,遇到变异昆虫的时候驱散弹总是特别奏效。走到蜘蛛残骸面前,张佳乐终于忍不住戴上鼻夹。他拽了拽旁边的树藤,身形灵活地往上攀了几米,在空中晃荡两下之后脚猛地往前一蹬,人便轻松地从蜘蛛上空荡了过去。

平稳落地,张佳乐朝近在眼前的物体的附近开了两枪,那些被香甜血液吸引来的吸血虫瞬间四散而逃,躲避不及的都被爆裂的驱散弹吞没无踪。张佳乐信步走过去,脚尖一勾把人翻了个身,见那人毫无反应还轻轻踢了几脚。

“喂——”还是没反应。张佳乐无奈地俯下身,按了按那人的脉搏。还有气,没白来。

张佳乐目测了一下两人的身形,再次打开传送器,把档位调到最大。他拿出过肩摔的姿势把人半扛到身上,刚要走进光圈又发现地上还落了把重剑。

这是要累死我吗人这么重还要拿重剑……回头一定要叫开发部搞个武器微型收纳装置!张佳乐不情不愿地侧下腰,以一个极为扭曲的姿势,伸手去把重剑也捡了起来。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张佳乐不停地告诫自己不要再相信叶修的鬼话。

 

“欢迎回来,亲爱的张佳乐同学~”叶修张开双臂迎了上去,但在快要接触到的瞬间两人都嫌弃地啧了一声,极为同步地躲开了这个久别重逢本应感天动地的拥抱。

张佳乐把半扛在身上的人随手扔在地上,“任务完成,A级砝码加营救目标,请把工资和奖金尽快打到我的账户上,谢谢,再见。”

“医疗部带上担架来主席办公室一趟,快!”叶修对着内部通讯器吼了一声,转身才继续搭理张佳乐,“等等你给我站住……你也活得太实诚了吧?就是因为你在票选最有价值维护师时直接说当空间维护师是为了赚钱,今年才会又一次落选!”

听那叶不修又提起自己的伤心事,张佳乐强忍着往他脑门爆两枪的冲动,“你以为黄少天那混蛋是有多高尚!讲稿都是喻文州给他写的!目的就是拿了巨额奖金去买海景别墅共筑爱巢相亲相爱!”

“呵呵……幸亏今天冯主席自己主动去第一医院做检查了,不然这话能把他直接送进医院。”叶修对那个总是寄望他们人格高尚品行端正的主席深感抱歉,“是你的一分都不会少,联盟敢拖欠工资吗?我们战斗力那么强,随便一个都能把财务那群小崽子打得一个子都不剩。”

两下敲门声后医疗部的人鱼贯而入,叶修眼尖地看到晃在最后的方士谦,“方神你好意思吗作为部长走在最后?!”

“你别告诉我你是第一梯队里出任务最多跑在最前的那个,我只会回你一句,”方士谦朝他比了个中指,“要·点·脸。”

叶修呵呵一声,“虽然我们这种大神都在最后出场,但是医者父母心,你好歹先把人救活了再跟我打嘴炮。看到遍体鳞伤浑身浴血的战友,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得了吧,这家伙是狂剑士属性的,卖一个大明湖的血都死不了。”方士谦无所谓地走过去翻了两下孙哲平的眼皮,“抬走抬走,赶紧治好,保证今晚回家。最近床位不够,大家加油,解散……哦不对,收队。”

“就五张床还好意思说什么床位不够……压根就没够过。” 张佳乐无力地掩嘴吐槽,结果被再次走在最后的方士谦踹了一脚。

叶修看他捂着屁股原地蹦的样子就笑了,“今晚你记得别那么早睡,等医疗部的人给你送货上门啊。”

“What?”张佳乐愣在原地,“送什么?”

“没听到床位不够吗,那人前几天才从外地调进来,还没地方住呢。”叶修拍拍他的肩,“还记得我写的教科书吗:和搭档同吃同住,是提高磨合度的必要手段之一。”

张佳乐这下更惊悚了,“等等……什么搭档?我一直都是单干,不需要搭档。”

“两人搭配,干活不累。”

“额外奖金得平分,我拒绝。”

“周泽楷以前也单干啊,最近都接受组织安排了。同是枪手系,你不能搞特殊。”

“拜托,他可是富二代,完全不计较钱啊。”

“搭档会让你的旅途不再孤单。”

“看他今天那挫样,只会让我多一个麻烦吧?”

“你刚出道的时候联盟没给你配过搭档吗?”叶修终于无奈地反问。

张佳乐认真思考了一下,“有过吧?不记得了。”

叶修决定放弃这个问题,“所以现在是联盟良心发现拯救失足单身青年的时候了。来吧张佳乐同学,作为你曾经的教官,哥不会坑你的。”

“我单身我快乐。”张佳乐一脸诚恳,“救他的奖金就不要了,作为交换,我能拒绝吗?”

“不能。”叶修笑得比狐狸还奸诈,“这不只是命令,还是任务。”

“我是A级空间维护师,我有权根据自身能力来选择任务。”

“但是违令者,连降两级,三年内不得自选任务。而且税后工资的百分之五十上交联盟基金,额外任务不给予奖金鼓励。”

“我能一枪打爆你的头吗?”

“能啊,”叶修还是懒洋洋的,但在张佳乐拔枪的那一瞬间却即刻撑开了一把奇怪的伞挡在身前,趁张佳乐愣神,手一甩,伞骨则收拢与伞柄合为一体,变形成战矛形态,“张佳乐同学,虽然哥退了一年,但还是那个能分分钟打趴你的教官哦。”

张佳乐不满地哼了一声,但还是乖乖把枪收起,“我以为你的武器和代号都被回收了,以后就是打算洗手不干了呢。不是说快要和苏妹子结婚了吗?你还热衷于这种危险系数两百的工作啊?”

“哥自然有停不下来的理由。”叶修给自己点了根烟,隔着缭绕的白雾,看向被张佳乐扔在地上的重剑,“每个人都有,有时只是时间长了,不小心忘了而已。” 


【TBC】


主题是:狂、酷、霸、拽、帅【不

其实是:一个酷炫的职业做着并不酷炫的工作然后搭档之间在工作之余谈个恋爱【。


你问我西皮都是什么?

我知道看到这里的人都会懂我的~


叶修还没想好有没有西皮……可以忽略。。。

  136 21
评论(21)
热度(136)

© 白鹿鹿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