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鹿鹿

讲故事的白鹿。

 

【双花】空间失衡-04

04.

 

既然你们觉得没问题……

========================================

 

直到夜幕降临张佳乐才收到孙哲平的通讯,而且还是文字信息:出旅店往东走400米进酒馆,P.S.夜冷注意保暖。
呵。张佳乐撇撇嘴,拿起随手扔在床上的外套把自己裹严实。孙哲平猜得没错,他用探测仪定位了一下午都没能确定具体范围,这次的砝码估计有干扰磁场的能力。那些失踪的考察队员有可能是被砝码所吞噬,也有可能是因为指南针失灵而湮没在茫茫沙漠当中。
虽然这种事早已司空见惯,但张佳乐总是免不了一阵唏嘘。每个月的心理素质测评他都能完美地掩饰自己的情绪,但事实上那种压抑感一直挥之不去。他曾经向黄少天提起过,最后好友只是建议他尽快找个搭档,这样压力就能共同分担。
共同分担……和孙哲平?
推开酒馆的门,闯入视线的景象让张佳乐瞬间打消了前一秒的念头。
孙哲平半倚在吧台旁,正和一个凹凸有致肤如凝脂的美女打得火热。女人如蛇般柔软的手臂紧紧环住他的脖子,微微探出的舌头像吐伸的蛇信子,呼之欲出的胸脯隔着薄薄的衣料挤压着孙哲平坚硬的胸膛。张佳乐默默看了三秒,转身走到一张无人的小桌坐下。
在酒馆里一个人坐着总是格外显眼,而那些或八卦或不甘寂寞的人很快就会不舍得让你孤单——尤其在你颇有资本的情况下。张佳乐不爱玩,但却很会玩,和朋友去泡吧放松一下也是常有的事,他清楚自己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也知道怎么收放自如。
只不过这个空间的审美真是让他无语凝噎。
“嗨宝贝,我请你喝一杯。”一大杯啤酒推到他面前,顺着那只黝黑粗糙的手往上看,那条手臂几乎有张佳乐的两倍粗,而且汗毛茂盛。
好吧,男人就男人。张佳乐低头翻了个白眼,转而抬头向那个满脸油光身材如熊的男人微微一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男人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油烟味。张佳乐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啜了口啤酒,“这比我老家的酒好喝多啦!想不到在这漫天沙子的地方都能喝到这么好的酒。”
越是偏僻的地方,人就越爱听外地人对他们的夸赞,张佳乐的话讨了厨子的欢心,他扬着手臂大笑,油烟味更浓了,“真识货!这还是我们自己人酿的,你到海边那些富得流油的地方,可就喝不到咯!”
“你就吹吧,”酒馆里的灯很暗,沾着酒液的嘴唇亮晶晶的,和他戏谑的眼睛一样,“这里的水那么金贵,也不见种麦子,你们哪能酿酒呢。”
这样的话厨子也听多了,“看你的模样,就知道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少爷。镇子往北走20公里有片绿洲,那里不单单长着小麦,水还带着麦香呢!”
张佳乐惊讶地哦了声,“那沙漠居然有这天堂一样的地方?你去过吗?”
“宝贝那怎么能算天堂……真正的天堂你肯定没见过。”厨子嘬了一大口酒,甘苦的液体火辣辣地烫过喉头,给他壮了胆。他捏上那柔软的掌心,几块突兀的硬茧让他皱了眉,但很快一股淡淡的香味又惹得他眉开眼笑。果然是富城里小少爷,手比女人还软,身上还带香的,干起来不输那烂旅店的破鞋!
张佳乐习惯喷点暖调香水,一是为了掩饰硝烟味,二是为了在不得不和异空间人接触时显得更亲和。但现在像女人一样被嗅着,他要把手按在腰间的枪上才能保持冷静,“我真的好想去那看看……你能带我去吗?”
“那可是20公里,来回就是40公里!现在可没有人敢在那吃人的沙漠过夜啊。”厨子的声音有点悲悯,“那些考察队太蠢了,第一次丢了人不知道害怕,还来第二次、第三次……恐怕是得罪了沙漠里的恶鬼,要吃人!”
吃人……虽然无语,但还是得好奇地追问,“如果不进沙漠……哇!”
一股强硬力量将张佳乐拉离厨子的觊觎范围,孙哲平那硬得像石头的胸肌撞得张佳乐鼻子都要歪了,眼水直冒。“我弟弟不会喝酒,你见笑了。”孙哲平扣住张佳乐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道,“我知道怎么去。”
到嘴的肉要飞,厨子恼怒至极,脸涨得通红,呼哧呼哧地喘粗气。好小子,一个外地人一来就抢尽风头,连酒馆老板那碰都碰不得的美人女儿都投怀送抱!“哪来的兄弟!有你们这么长得天差地别的兄弟吗?!”
孙哲平咧齿一笑,“我像爸,他像妈,你信不信不要紧,我要带他走了。他找我跟到这,回头跟我爸妈告状,我得挨揍呢。”
言罢孙哲平拉着张佳乐就往外走,他知道那只长肉没长脑的厨子不敢追上来,带眼的都知道比拳头比身材大家都半斤八两。不过他算是做了回好事,不然现在被枪抵着太阳穴的就是那厨子了。
“滚!离我远点!”张佳乐的脸色很难看,他都快气吐血了。孙哲平身上那股廉价香水的俗味足够他吐八百回,现在还像病毒一样传染到他身上。再想到孙哲平也用跟那厨子差不多的手段去勾搭那些恶俗透顶的女人,他更是忍无可忍。
孙哲平握住枪管,一闪身将张佳乐拉到旁边的小巷,“张佳乐,你动不动就拔枪这习惯相当不好。被发现了怎么办?!”
“凉拌!”张佳乐愤愤不平地把枪塞回去。狗屁的分担压力!他现在只是无比怀念独来独往的日子——以前压根不会有第二个人来影响他的判断……和情绪,这样反而更能有效减少他的失误。
孙哲平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那眼神好像真把他当耍性子的弟弟看。“全镇只有旅店老板娘的车子有那性能在镇子和绿洲间往返,连酒馆老板都是管她借的。”
一聊到正题,张佳乐也不废话,“找她借车?用什么理由?难不成你……”
孙哲平笑了,“我倒是乐意出卖一下色相来换车……但看你这反应,为了保命我还是直接借走吧。您觉得满意了吗?”
“呵呵。”张佳乐冷笑了声,不置可否。
孙哲平就当他是答应,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从口袋摸出一管药剂。“解毒剂带了吗?”张佳乐摇头,他出门时走得匆忙,连外套都嫌薄,即使手拽紧了衣襟,但夜风一吹,寒意也直往毛孔里钻。
孙哲平往风口一站,直接把解毒剂掰成两半,自己喝了半管,另外半管直接递到张佳乐嘴边,“如果绿洲有问题,那酒可能也有问题。”张佳乐听着有理,就着他的手把解毒剂喝下去。
“半管顶事吗?”药剂带点荧蓝色,粘在嘴唇上显得有点搞笑。孙哲平抬手给他抹掉,指头也沾了水光,“就你事多……我们喝了这么会功夫,要真有事,不先分着喝,是打算你先就义还是我去牺牲?”

 

【TBC】



  69 13
评论(13)
热度(69)

© 白鹿鹿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