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鹿鹿

讲故事的白鹿。

 

【喻黄】金玉其外-56

56.

我都卡文卡得要精神分裂了。。。

你们不考虑多安抚安抚我吗QAQ?

 

========================================


知道孙哲平没有出太大的问题,张佳乐也就没再追问太多,一是对自己的能力有自知之明,二是明白对方即使被软禁在家里也不可能出什么事。回程时楼冠宁还提醒他可能会有人施加压力,而张佳乐只是报以一笑。

但那天晚上,他失眠了。

不停地提醒自己明天是《双生》巡回宣传的第一场,一定要以最佳状态出席,不然就会被韩文清责备……但张佳乐始终辗转反侧。

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许多画面如走马灯一般一一闪过。

酩酊大醉不省人事后醒来第一次见到对方。

和女星演得自然流畅但现实中第一次交付的吻。

鼓起勇气将钱打回去后又收到别的礼物。

时常陪他入睡的长途电话。

……

张佳乐侧头看向半边空荡荡的床,伸手摸了摸那个稍硬的枕头,犹豫片刻,又慢慢把它拉向自己,抱到怀里。原本被枕头压着的位置露出一本书,张佳乐拿过一看,发现是孙哲平之前还没看完的书。

虽然看标题就知道是他不感兴趣的类型,但不知是不是受到失眠的影响,张佳乐居然产生了试着看看的冲动。他爬起来开了大灯,把枕头放在腿上,充当临时书桌。

仔细看才发现,书页间裂出一道小缝,似乎是夹了个薄薄的书签。张佳乐好奇地把书翻到那页,却发现里面夹的原来不是书签。

餐巾纸?还要带饭店logo的?

张佳乐忍不住笑了,真够简单直接的……随便找张卡纸都比这好啊?他想象了一下孙哲平看书看到一半,随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餐巾纸直接当书签使的场景,顿时乐不可支。

这张纸应该夹了一段时间了,三折痕中的两道已经被书页压得平整无痕。张佳乐小心翼翼地把餐巾纸取出来,纸张扬过灯前的那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仍保持对折的内部,有两道淡淡的黑色痕迹。

翻看别人的书本来已经有些越界,张佳乐提醒自己绝不能再好奇。但目光再次扫过那个显眼的饭店logo,他的脑海里莫名浮现出几小时才见过的楼冠宁的脸。

我姐姐是你的影迷,超级喜欢你。

张佳乐深吸一口气,拿起那张餐巾纸,以一种极慢极慢的速度摊开,那两道字迹终于呈现在他眼前,其中一道还无比熟悉。

——张佳乐,爱你❤

当时他担心签字笔戳破餐巾纸,还特地放轻了力度,用日常写字的手法,签得尤为认真。最后签出来虽然没有那种龙飞凤舞的美感,但也算清秀工整。虽然现在墨色已经不像最初签下时那般鲜亮,甚至还晕开了一些,但那确实出自他的手笔。

颤抖的手指从那颗心摸到下面另一道似曾相识的字迹。

要一个笔锋遒劲的人在餐巾纸上写字,光是想象,就觉得无比困难。但那上面的一笔一划,连第二层纸巾都没有穿透,比张佳乐写的还要细致。那么小心翼翼,显得格外珍惜。

——嗯。

字迹的主人写完这个字之后似乎觉得不妥,又把句号涂成逗号,在后面补了一句。

——我也

“也”字后面跟着浅浅的一撇,那人似乎还想写什么,但到最后都没有落笔。

将餐巾纸重新叠好,夹回原位,张佳乐愣愣地把脸埋进枕头,鼻息间全是男人惯用的洗发水的味道。他支起腿,连着枕头一起,抱住自己。

张佳乐,爱你❤

嗯,我也

爱你。

原来都那么傻,谁又能嘲笑谁。

 

打了两遍都还是通话中,黄少天狐疑地放下手机,干脆把头埋进被子里。

今天的演唱会非常成功,声带状况出乎意料的好,歌迷们既热情又贴心。

一切都非常顺利。

但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蓝河冲了个战斗澡从浴室走出来,看样子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但他还是强打着精神催促黄少天:“黄少……去洗澡吧……直接睡了明天你会觉得不舒服的……”

黄少天从被子里支起身,直勾勾地盯着对方。蓝河被他凝重的眼神吓得来了精神,“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黄少天摇头,“明天还得赶飞机回去录音,你睡吧,我出去走走。”

“一个人?不行不行。”蓝河揉了把脸,“你等我换个外套,我们一起出去。”

黄少天按着蓝河的肩让他坐下,“我不下楼,就到走廊走两圈。这一层都住满了我们的人,怕什么,不用管我。”

蓝河还是一脸不放心,但抵不住黄少天的软磨硬泡,千叮万嘱让他带好手机,半小时之后一定要回来。黄少天全部答应下来,终于被放了出去。

已经过了零点,走廊里静悄悄的。演唱会的成功背后是一群人废寝忘食的付出,想必他们大多都跟蓝河一样,已经累得蒙头大睡。黄少天慢悠悠地走着,他并不是不累,只是心里扎着一根刺,有种古怪的突兀感。

以当事人的身份来讲,投毒的人没抓到,黄少天吃不好睡不好,心里不痛快,也是正常。但事实上,他早已做好了一直没有定案的心理准备——他又不是傻子,这件事躺在床上随便想想都知道不好查。

他能想得到,那就代表喻文州肯定也想得到。但他能保持平静,不代表喻文州也可以。

喻文州在众人眼中总是冷静而克制的代表,好像天塌下来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但自从上次的车祸事件见过喻文州完全失控的一面,黄少天就一直担心此刻的“平静”,只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他更担心,在他毫不知情的时候,风雨已经悄无声息地过去。

喻文州和魏琛的那通电话,让他无比在意。他没有听到他们通话的内容,但这两个人联合起来能做什么,只要稍微一猜,便隐约能明白个大概。

在娱乐圈混迹多年,黄少天依旧保持着真诚直率的本性,但这并不代表他天真单纯,不食人间烟火。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他看到了很多人遥不可及的风景,但同时也见识了普通人无法想象的黑暗。

他见过很多人只因为说错一句话,甚至是做错一个表情,就被整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手段千奇百怪,无所不用其极。但出手的往往是那些半只脚都没踩进圈子的人物,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他们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底线,凡是能拿捏的人在他们眼中都只是玩具,玩坏了一甩手便是过眼云烟。

蓝雨能给旗下艺人提供一个较为“干净”的环境,多少仰仗于魏琛的背景。黄少天曾经问魏琛有没有做过同样的事,魏琛只是笑自己还算半个正常人,底线虽然低但还有,而且那种事做了绝对会做恶梦,一辈子都忘不了。

所以黄少天完全不希望喻文州为了他做出突破自己底线的事情。喻文州是个运筹帷幄的商人,但绝不是个不择手段的恶人。他聪明,谦逊,温和,有礼,正直,善良,黄少天可以给他数一百个优点,所以更不能让他因为自己而染上污点。

他不希望喻文州为了他承受那样的负担,没有必要,他也不需要——

不是在遇到喻文州之后,他才站上这里,而是在那之前,他就已经站在这里。

黄少天第三次拿起手机,又拨通了喻文州的电话,但意外的是,这次还是通话中。如果这只是一通普通的电话,喻文州看到来电提醒之后应该会抓紧结束再回拨过来,但他却一直处于通话状态,那就说明……

有投毒事件在先,黄少天也有点神经紧张,这下更是心慌胆颤,他正准备联系喻文州的助理,却听到安全通道的门后传出一个人说话的声音。

而透过这个人的口,他听到了熟悉的称呼。

“喻总,您真不打算认真考虑我的意见吗?”


【TBC】


双花……我怎么自己都被虐到了。。。明明是在撒糖来着。

  337 51
评论(51)
热度(337)

© 白鹿鹿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