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鹿鹿

讲故事的白鹿。

 

【喻黄】金玉其外-57

57.

简直像生孩子……

==========================================

 

黄少天本能地放轻了脚步,贴着门边的墙壁站定。安全通道的门紧闭着,他只能尽量凑过去,让自己听得更真切一点。

“你不就只是想抓到投毒的人吗?我认了,就是我,是陈夜辉暗示我做,刘皓什么都不知道,他只叫过我去找黄少的黑点!”那人说得又快又急,完全没了黄少天印象中那股一颦一笑都魅惑旁人的气质,活脱脱像个狗急跳墙口不择言的疯女人。

Rachel就是投毒的人?是陈夜辉指使她的?黄少天表情微妙。事发过后他就猜测是刘皓搞的小动作,现在Rachel主动承认自己就是投毒的人,但供出来的竟然是刘皓的“好搭档”陈夜辉,同时还竭力为刘皓开脱——这怎么看都像是窝里斗。

黄少天屏气凝神,希望能多听一点信息。既然Rachel是一副求人的架势,那就说明喻文州现在非常安全,他也就不用担心什么了。

“我明天就去找警察自首……求你了……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Rachel的声音有点哽咽,“陶轩这人有仇必报,他不会放过刘皓的……你肯定有办法,我求求你,不要让他毁了刘皓……”

陶轩?这人不是出国了吗?怎么这时候冒出来?剧增的信息量让黄少天陷入云里雾里。陶轩、刘皓、陈夜辉……曾经同处嘉世的三个人此时因为同一个话题而再次拴在一起。

但是刘皓和陶轩的纠葛,跟喻文州有什么关系?难道……

“你为什么要死揪着刘皓不放!”Rachel已经歇斯底里,但下一秒突然冷笑了一声,声音尖利刺耳,透着古怪,“好……既然你这么坚持,就不要怪我撕破脸!”

 

因为DVD是打算收录之后B市那一场,所以即便喻文州想了解当天晚上的情况,也苦于没有具体的影像资料。但在演唱会前跟肖时钦发完短信之后,后援会的会长阿姨就陆续把几个视频发了过来。

是粉丝的偷录。

喻文州第一次庆幸还有这种行为的存在。虽然拍摄的角度和清晰度都不尽人意,而且因为舞台灯光的变换,也有很多喻文州想细看的部分都看不真切,但有两点是可以肯定的:由于表演需要,伴舞团都戴着手套,而且,Rachel就是上下台走在最后的人——只有走在最后的人,才可能额外带着一个物体上下场,都不被身边的人发现。

看了下时间,估摸黄少天他们已经回了酒店,喻文州正要打电话过去跟肖时钦提醒这件事,结果就有人先来自投罗网。

接到电话,他都没来得及计较Rachel到底是怎么拿到他的联系方式,女人就已经开始理直气壮地跟他谈条件。听到目前为止,他所掌握的信息只有两个:杯子是Rachel换的;陶轩已经行动了。

明明今天中午陶轩才到,但是不过半天时间,刘皓已经失去了联系,崔立和陶轩行动之迅速都在喻文州的意料之外。果然人在面对切身利益的时候,反应机制都特别灵敏?

刘皓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是陈夜辉指使的——我不会信的。喻文州近乎冷酷地想。

并不是女人说的话不足以让他相信,而是他已经无所谓信不信。

刘皓什么都不知道,他是无辜的,那少天呢?

当年直接导致追尾事故的也不是刘皓和陈夜辉,那就能说他们是无辜的吗?

喻文州心中膨胀着说不清的陌生情绪。听到刘皓已经失去联系的那一刻,他终于感受到了扭曲而疯狂的痛快。

电话那端的女人锲而不舍地求他,一遍一遍地重复着相似的话,但那只让他更加厌恶。

然而转念间,茫然和痛苦又铺天盖地袭来。只要想象到黄少天知道一切之后可能的反应,喻文州甚至对自己也产生了厌恶。

陶轩肯定不会痛下杀手,但刘皓和陈夜辉的下场绝对比死还可怕。那样的结局,他在往后的日子里都能泰然面对吗?黄少天又会怎么看?

“既然你这么坚持,就不要怪我撕破脸!”

Rachel尖利的声音从听筒传出,喻文州瞬间警惕,拿出另一个手机正要拨给肖时钦,但转念又切到蓝河的号码,“如果你敢动他一根头发,我……”

“哈哈哈喻总你太看得起我了,你派了那么多保镖,哪有我近身的机会?”Rachel的笑声里带着一丝决绝的恨意,“我原本是真后悔了……黄少人那么好,我不忍心再害他……但既然喻总你不愿意帮我,我只好再拿你的心头肉开刀!”

喻文州敏感地捕捉到关键词,“你什么意思?”

“我还真没想到,黄少被保护了那么多年,最后还是被潜了?搞得我以前还以为他多单纯,”恶毒的话接二连三地涌出,“我就说呢,当初发布会他这么给你打脸,居然后来还一直跟个没事人似的。原来也不比嘉世那张黑名单干净多少嘛,哦不对‘干净’多了,他陪的可是男人!”

“你……”喻文州强忍住怒意,“就这样信口开河去污蔑他,你觉得会有人信吗?!”

Rachel嗤笑一声,“污蔑?也对,不能把黄少说得那么cheap,你们俩可是真爱呢,都预备着见家长了!喻总的家人可真是宽容,不过如果你爆出了同性恋丑闻,不知道喻总家的生意会怎样?还有……黄少还能在这圈子混下去吗?”

听到关于家人的字眼,喻文州瞬间想起第一次跟黄少天提及自己家人时的场景——是在蓝雨的排练室,而这个女人在他们谈话之前也在场。她出去之后偷听了?还是……

“我真羡慕黄少,明明是个男人,却抢了好多女人的梦中情人。”Rachel换成了娇嗔的语气,但让人听着一阵毛骨悚然,“喻总的情话说得真好——‘我喜欢的人跟蓝雨签了十年卖身契,蓝雨倒了他就不能专心唱歌了。’一字不差对吧?我可是听了好多遍呢!如果喻总不记得了,我还可以给你放一遍,帮你好好回忆!”

录音……喻文州让自己镇定下来,放缓了语气,“你想怎样?刘皓?”

“喻总这脸变得可真快?还记得你刚才是怎么拒绝我的吗?”形势逆转,Rachel也愈发嚣张,“当年几份报纸的捕风捉影就能把叶修给毁了,现在换这实打实的证据放出去……我想黄少即使嗓子没坏,也不能唱了吧?”

歌唱事业等同于黄少天的命,这一点喻文州比谁都清楚,“把录音给我,条件随你开。”

“哈哈哈……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Rachel此刻无比得意,“这样吧,你先去跟陶轩要人,而我做的事,就一笔勾销。”

喻文州刚想答应,却听到电话那端传来模糊却熟悉的声音。

 

“那你还是尽管去爆吧。”黄少天猛地推开门,直视表情惊愕的女人,“不要妄想用我去威胁他,逼迫他做违心的事,你不配!”

Rachel愣了两秒立马反应过来,“你不怕吗?!看看叶修那个样子,不能唱歌,被大家唾弃,你竟然还敢……”

“我为什么不敢?”黄少天紧紧捏住拳头,掩饰并不明显的颤抖。恋情公开之后可能的结果让黄少天内心充斥着不安,但他的语气依旧强硬,“我不公开,不代表我觉得这是一件羞耻的事。我不害怕被人知道,所以你妄想能用这个来威胁我们,就大错特错!”

他往前一步抢过Rachel的手机,对话筒讲:“公开就公开,我不怕她,所以喻文州你什么都不用在意!什么刘皓,陈夜辉,害了叶修还不够,还想来害我,让他们都……”

话还没说完,Rachel已经疯狂地扑过来想抢回手机,一个躲闪不及,尖利的指甲直接在黄少天脸上划出五道血痕。他忍痛闪身躲开,紧紧握住手机继续道:“听到了吗?不用担心我,你没做错什么,也没必要内疚!”

拉扯间手机被女人一巴掌拍飞,黄少天还生生挨了一耳光。他没有随便还手,一是想制造证据先把人理直气壮地拿下,二是不想再被女人多揪一个把柄。

手机顺着楼道滚到下一层平台,看到Rachel那紧张的目光黄少天立马就意识到这手机的重要性。他抢先一步就要往楼下冲去,却被Rachel死死扯住外套。焦急之中黄少天一甩手从穿得松松垮垮的外套脱出,两步并作一步往下跑,脚步几近浮空。结果还没跑几步,后背突然承下一记狠推,他一个踉跄直接往下摔去。

滚下好一段台阶才终于停在平台上,手机刚好被黄少天压在身下,居然还没被摔散,喻文州紧张得接近恐慌的声音从听筒传出:“少天?少天?!你现在在哪里?!”

“嘶……”黄少天捂住被磕疼的肚子,朝话筒吼了声,“别喊了问那么多干什么你又不在我身边!难道我还会被一个女人整死吗!”

话刚说完,抬眼一看刚好对上Rachel那厉鬼般的面色,黄少天正想赶紧爬起来,却发现摔下来时崴了一只脚。他抓住楼梯扶手吃力地站起,正想着是要把手机再往下扔还是拼命护住,楼上半掩的门突然被推开,一道人影跑了进来。

蓝河一个箭步往下冲,Rachel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摁着她的后颈将人狠狠地压到墙壁上。很快肖时钦也带着一群保镖赶来,狭窄的楼道顷刻变得拥挤无比。

把人交给保镖之后,蓝河走到黄少天身边,紧张地在他身上摸索,“黄少你怎么样?是从上面摔下来了吗?严重吗?要不要去医院?”

黄少天摆摆手,打断蓝河连珠炮似的发问。他走到一边,微微松开捏着手机的手,才发现手心已经沁满了冷汗。看着还显示着通话中的屏幕,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把手机凑到耳边,忍住脚踝地抽痛,用最平静的语气说道:“……我没事。”

“时钦都说了……”喻文州的声音带着机械般的僵硬,“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看她那样子录音应该在手机里,你不要太担心。”黄少天压低声音又补了句,“我真不怕被人知道……我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

喻文州嗯了一句,语气依旧颓靡,“我只是…想说对不起……刘皓那件事我没有跟你坦白。我知道你不会赞成,所以不想让你知道。”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没做错什么,也不用内疚。真的,我都懂,我早猜到你是怎么想的。”听着那边几乎凝结的沉默,黄少天突然觉得心脏像被蜂针蛰了一下,酸麻着软成一片,“但是何必呢?那种事只会让你留下阴影……”

“我们两个会扶持着走很久、很远……只有我和你。”他说得很轻,想尽可能用言语将那份安定传达给喻文州,“路上多那么几颗绊脚石,明着搬不走,但又能拿我们怎么办?”


【TBC】


把那几个小人全干掉肯定很大快人心。

但黄少天和喻文州不会想做这样的事吧。

就像上章说的,将所有最美好的形容词放他们身上都不为过。

不是白莲花什么的,只是不想为了追求爽,而毁掉了他们在我心目中那无比正面积极的形象。

  369 52
评论(52)
热度(369)

© 白鹿鹿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