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鹿鹿

讲故事的白鹿。

 

【喻黄】酒不醉人-03

03.

其实是一个……模模糊糊的故事。

像喝酒一样,微醺,朦胧,最后直达心脾。

========================================

 

昨晚唯一幸免于难没有以天为被地为床的酒鬼终于醒了。

喻文州扶着额头坐起身,静止了几乎一分钟,才感觉到被酒精麻痹的神经有些许回缓的迹象。正要翻身下床洗漱,他突然瞪大了眼睛,侧头看向身侧,又猛地掀开被子。

看到身上的睡衣,喻文州真不知道自己最想看到的局面到底是什么。无论被子下是光裸身体还是衣冠整齐,都给不了他想要的答案。

喻文州长长地叹了口气,走到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把脸。虽然已经是六月天,但水龙头出的冷水还是相当给力。这多少归功于喻文州的房间在阴面——如果是对面那些朝阳的房间,夏季白天水管经常被晒得滚烫,水龙头一开就能直接洗热水澡。

脸上的水滴滴答答往下掉,喻文州没睁眼,伸手去摸挂在一旁的毛巾。结果半天没碰到,他疑惑地皱了眉,眯眼一看,才发现毛巾被上一个使用者非常简单粗暴地卡在了晾杆上,皱巴巴地缩成一团,一摸,还泛着阴凉的湿意。

喻文州掀开旁边洗衣机的盖子——昨晚被酒液弄脏的全套队服在里面搅得盘根错节,散发着浓郁的洗衣液香味。他往后靠在洗手台旁,疲惫地叹了口气,太阳穴凸凸作痛。

是他带我回来的。这下头更痛,但转念又想:进来过也不代表那之后……说不定只是梦?

喻文州把毛巾搓了一遍,重新拧干擦脸。再搓干净,平铺开晾好,拿牙刷挤牙膏,动作一气呵成。镜子里的年轻男子低垂着眼,机械地重复着刷牙的动作,突然吐了口白花花的泡沫,抬眼看向镜子外的青年。宿醉让青年挂着两个浮肿的眼袋,两眼无光,如果不是因为刚才先洗了脸,估计现在还会看到眼垢。那挂着零星白沫的嘴角抽搐般动了动,镜子里的年轻男子从鼻腔里发出一声笑。

呵呵,自欺欺人也该有个限度啊。喻文州含一口水,漱了漱口吐掉。

他突然想起以前在训练营,经过沙中淘金的训练,坚持下来的孩子越来越少,两人间的宿舍今天这间走一个,明天那间走一个,拆分合并,兜兜转转,最后他和黄少天同住了一段时间。

第一个早上他怕吵醒还在酣睡的黄少天,连刷牙漱口都放轻了动作。结果没几分钟少年就踢着人字拖啪嗒啪嗒走了进来——一只手掩着嘴懒洋洋地打呵欠,另一只手伸在宽大的T恤底下挠肚皮,迷蒙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喻文州噎了一下差点没把漱口水吞进肚子里,缓了两秒才吐掉,“吵到你了?”黄少天还是一副迷瞪瞪的模样,翘得乱七八糟的发尾有着柔软的弧度。喻文州忍住按下头顶那根翘毛的冲动,“还早,回去再睡一会吧。”

也不知少年到底有多懵,反正半天没有回应。喻文州手里还拿着牙刷,就那样僵硬地对着站了一会,突然隐隐感觉到小腹的涨意,于是摇了摇黄少天的肩膀,“少天?”

少年哼哼应声,眯开眼睛,莫名其妙地来了句:“你漱口……为什么不是‘呱啦呱啦’的?”

“哈?”本来早起就让人反应迟钝,再加上……急,所以连喻文州的语气都带了一丝焦躁,“什么……‘呱啦呱啦’?”

黄少天拿起印着“PK”字样的黄色漱口杯,装水含一口,“看着。”然后仰起头呱啦呱啦漱了几下,低头吐掉,“我妈说这样比较干净喻文州你也试试吧。”

喻文州低头看着漱口杯,小腹涨意愈发明显。他把剩下的水含进嘴里,仰起头一阵呱啦呱啦,在奇异响声和小腹发涨的联合压迫中生出一种走火入魔的飘忽感。

如果真发生了什么,他藏不住的。喻文州把漱口杯摆上架子,刚想转身,又回头把用马克笔画了“PK”的一面朝向外。


【TBC】


下章应该就不是单视角了。

感觉剧情会让人很想化身按头党。。。

  102 14
评论(14)
热度(102)

© 白鹿鹿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