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鹿鹿

讲故事的白鹿。

 

【喻黄】酒不醉人-04

04.

一次更一千多真是爽……。

=======================================

 

翻滚了半天还是毫无睡意,黄少天恼怒地爬起来,一翻身肚子发出咕的一声——昨晚庆功会上他就没吃多少,还心惊胆战一晚上,现在淡定下来才发现肚子里早已大唱空城计。

好饿……黄少天摸着咕咕作响的肚子,拿起桌上的水杯灌了一大口,叫得更响,他挫败地抓了抓头发,懒得管什么形象不形象,不换衣服,直接穿着T恤大裤衩,踢着人字拖,拿了二十块就往外走。

开门的瞬间听到对门发出相似的声响,咔哒一声,心脏也跟着咯噔一下,但脚步已经收不回来。看着那双被他选中当生日礼物的蓝色Nike,黄少天抬起脸笑,眼睛都要眯成两道缝:“队长你太行了今天居然还起得来!要去哪呢?!”

“想去吃个粥。”喻文州打量黄少天的装扮,“你打算就这样出门吗?剑圣大人?”

黄少天挠着头发,“我懒得换……就拐两条街有什么大不了嘛!”

“好吧……”喻文州伸手按下黄少天头顶那根晃晃悠悠的翘毛,“一起吗?”

黄少天内心挣扎了不到半秒,嘴巴已经先发制人:“当然!一起!”

 

时间正好卡在早午饭之间那个不尴不尬的点,拐到那家从训练营开始就常来帮衬的小店,大嗓门的老板娘见了黄少天就扬起嗓音:“虾肠都卖光咯!没你吃的!”

“切~那你怎么还不收档!”黄少天朝她撇嘴,“牛肉肠我都OK啊!给我来一……不两份!我都快饿死了快快快!诶对了队长你要不?”

喻文州摇头,找了张干净的桌子招呼他坐下,“老板娘我就要一份艇仔粥,少花生。”

老板娘一听就念叨:“怎么每次都少花生呢,多配花生才好吃呀!男孩子怎么能挑食呢?你看少天多好养,给什么都吃!”

黄少天刚要掩嘴偷笑,听到最后一句立马炸了:“我又不是猪!谁会给什么都吃啊!”喻文州哭笑不得,“我还没计较你挑食,你倒计较老板娘夸你了。”

一想到每次他偷偷挑走菜里的秋葵青椒都被蓝雨一众嘲笑,黄少天顿觉脸面无光,连忙岔开话题:“老板娘你怎么上了两碗粥……是牛肉肠来两份!不是粥!”

“昨晚肯定喝酒庆祝了吧?吃点粥缓一下,老是大鱼大肉长不高的!”老板娘把小碟干蒸推到喻文州面前,“多吃点,光吃粥不饱的。”

黄少天掰开一次性筷子,“老板娘你这是强买强卖啊?”女人柳眉倒竖,“请你吃行不行?我想请冠军吃一顿你给不给面子?”

“给!”黄少天从善如流,但却面露难色,指着混在粥里的葱花姜丝,“可是我不吃这个啊……”

老板娘正想说给他换,喻文州已经伸手过来把粥碗拉到面前。他熟练地用勺把葱花刮到自己碗里,又夹走姜丝直接吃掉,把碗推回去,“好了。”

黄少天哦了声直接开吃,老板娘一脸痛心疾首:“你这人……队长是你保姆吗?喻队你也太纵他了!”

“没什么……习惯了。”

软糯适中的粥带着河鲜的清甜顺着舌尖一路往下,划过咽喉,淌过食道,再一点点温暖了可怜的发出哀鸣的胃。黄少天一勺一勺地,随着心跳的节奏,无比专注地埋头吃着。耳边偶尔响起几声瓷勺瓷碗碰撞的叮咚——那人吃东西的动静总是很轻,持勺执筷的动作标准得像个少爷,就连吞咽都几乎毫无动静。微微发烫的耳朵突然敏锐起来,喉结上下滑动的画面在眼前一闪而过,涂了薄荷膏的两处冲破凉意的安抚,又微微发热。

“肠粉不吃就要冷了……吃不下吗?”大概是见他一直低着头,喻文州的语气带着担心,“哪里不舒服?耳朵怎么这么红?”

黄少天忙坐直身摆手,“没有没有!粥太热了!我怎么会吃不下呢队长你在开玩笑吗我现在能吃下一头牛!”

“好,吃吧吃吧。”喻文州帮他多撒了点酱油,刚好适合他偏咸的口味,“就这么多,我给你拌一下,别再多倒了,免得又像上次那样底下全泡咸了不能吃。”

黄少天点头,看着那双筷子熟练地把肠粉翻了个面,沾了酱油的粉面顺着筷尖被慢慢划开,露出里面雪白的芯,筷尖的一滴酱油掉在上面,晕出一片的咸鲜。

“吃吧。”喻文州把弄好的肠粉推过来,黄少天刚想伸出筷子,突然没头没脑地冒了句:“队长……你的筷子舔过了吧?”

“嗯?”喻文州低头看了眼筷子,笑了,“以前怎么不见你嫌?”

那是因为我以前没跟你亲过啊?!!!

“现在嫌了?” 

“没!有!”黄少天凶狠地夹了一筷子肠粉,咬牙切齿地嚼了起来。


【TBC】


于是这件事就要过去了╮( ̄▽ ̄")╭ 

  128 19
评论(19)
热度(128)

© 白鹿鹿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