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鹿鹿

讲故事的白鹿。

 

【喻黄】金玉其外-58

58.

好久不见╮( ̄▽ ̄")╭ 

叶神生快~【虽然下章才到他怒刷帅气值

===========================================

 

“麻烦您在我脸上贴块纱布吧……手腕和脚踝都绑上绷带。”对着肖时钦认识的医生,黄少天直接提出要求,“要显得严重一点,验伤报告您如实去写就好。”

医生了然点头,拿过一捆绷带开始给他包扎。这时蓝河敲门进来,跟医生点头示意,“我也做完笔录了,钦哥说等检查报告出来再决定什么时候回去。”

“我感觉还好……滚楼梯的时候我有护着头,也就肚子磕青了点,右脚崴了而已。”

“而、已、你这话听着真不爱惜自己。”医生插道,“别着急出院,结果出来了我会马上通知你们的……包好了,我先出去。”

“我会注意的,谢谢。”黄少天礼貌地笑,“小蓝送医生出去吧。”

把医生送到门外多问了几句,折返回来蓝河看到黄少天就着刚才坐的位置,闭着眼直接躺倒在床上,手里还捏着一部手机。他正想看黄少天是不是困了,刚靠近却看到那人睁开了眼,“Rachel有说什么吗?”

“她一个人揽下了投毒的事……这边正在和G市交接。”冲进楼梯间前听到一些Rachel和黄少天的谈话,蓝河也大概明白现在的状况,于是低声补了句,“别的她没有多说,你不用担心。”

黄少天没回话,只是把Rachel的手机举到眼前,半晌叹了口气,递给蓝河。“清理数据吗?”蓝河按了Home键,看着需要输入解锁图案的页面,“有锁,可能要等……”

“如果做不到不留痕迹,就直接砸了,砸成粉。”黄少天坐起身,连带说话的气势也猛地增强,“我自己来!给我拿把锤子!”

“哈?等等……”蓝河赶紧把手机放进口袋里,坐到黄少天旁边,“黄少你不要太紧张啊,无论发生什么事喻总都能……”

“是是是,喻文州他是神,什么事都能处理好,我就什么都不用管了洗洗睡吧!”黄少天再一次打断他的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蓝河,“卧槽我真是越想越不爽……我看起来很傻很天真很没用吗?!”

“怎么会……绝对没有!黄少你是我偶像啊!”

“得了吧还偶像,我才知道你是练过的……手机借我,借你的!”

看惯了蓝河解锁,黄少天手指的动作相当熟练,一进入主页面就直接点开通话记录,果然那个借口要处理事不跟他多聊的男人在十分钟前才跟自家助理联系过。黄少天从鼻腔深处冷哼一声,语气混杂着说不清的情绪,“他这种人钻牛角尖真是够呛根本就不听人好好说话你说我现在是打过去骂他一顿还是直接飞回去揍他一顿?”

 

当喻文州第五次走到门外接电话再走进来时,叶修终于忍无可忍:“少天整出事你就好好处理,跑来我这干嘛?我在搞他之前录好的几首歌呢,别碍事。”

喻文州不答话,只是“一副你做你的不用管我”的姿态。叶修无语地抓了抓头发,转过身重新开工,没摆弄两下还是觉得被喻文州看得后背发毛,认命地回头道:“有话说话……给你一分钟。”

喻文州没有马上开口,把手机放到一边,开口时声音毫无情绪:“陶轩找你了吗?”

“没有。我们早八百年没联系了。”

“他回来了。”

“我知道,听老魏说了。”

“我觉得……他会找你。”

“回来了就要找我?什么逻辑?”

“大概是因为……对你有愧疚。”喻文州想起嘉世破产后陶轩托人转来的各种手稿,底下带着当年歌神龙飞凤舞的签名和日期,从遥远的未出道到巨星陨落之前,收录的未收录的,全部保存完好,“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呵呵。”叶修摸了颗戒烟糖含进嘴里,清凉的味道瞬间刺激了他的神经,“等一下……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他跟少天的事有什么关系?你和老魏怀疑的不是刘皓和陈夜辉吗?”

喻文州回答:“就目前来看,跟陶轩没有关系。”

“然后呢?你们已经认定跟是那两个家伙干的?”喻文州沉默,叶修就当他是默认,“好吧,作为过来人……我也怀疑是他们。那你打算怎么办?明着捉不到就下黑手?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

喻文州皱了皱眉,又马上恢复到平静的表情,但这细微的表情变化并没有逃过叶修的眼睛。传闻嘉世黑名单是内部人士爆出去的,按照陶轩那种有仇必报的性格……刹那间撞入脑海的想法让他有点错愕,“你们……难不成已经下手了?而且还是借陶轩的手?”

“就是这样。”喻文州一口应下,“但是……”

“但是按少天的性格……这种不走正道的事,他知道了肯定不会接受。”猜测被肯定,叶修的心情有点微妙,“怎么?已经知道了?挨骂了没?”

喻文州苦笑,“……我借口把电话挂了。”

“哟真行……多保重啊,等他回来估计要世界大战。”

叶修似笑非笑地走到窗边,看着外面阴沉而压抑的天空,手指一下一下地点着窗台,半晌深深地叹了口气。“因为愧疚,所以如果他要处理刘皓和陈夜辉,就一定会告诉我,说不定还会问我意见,然后我就能如少天所愿把事拦下来……你是这么想的?”

“不完全是。”喻文州确实没有把事情想得如此单纯直接,“听他说了几句之后,我想过直接去找陶轩把事拦下来。但是细想下来,我觉得应该问问你的意思。毕竟你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如果你支持以牙还牙……那谁都没有立场反对。”

“以牙还牙……”叶修默念着这个词,眼底一片淡漠。放在电脑旁的手机突然响起,他走过去看着上面的陌生号码,又剥了一颗糖塞进嘴里。

 

结果黄少天的电话最后还是没打成,但他也不急,因为他相信最后的几句话,那个时而精明时而笨拙的男人已经听进去了。肖时钦急急忙忙冲进来交代各种各样的事,黄少天只能先应付好这边。医院外面已经围了大批记者,他受伤入院的事再次成为头条。一个月内两次入院,一年下来三次……黄少天第一次发现自己话题性能强到这个地步——不过以这种方式上头条还是不要有第四次了。

蓝河拿着手提在编辑微博消息,一字一句都要跟肖时钦斟酌核对。黄少天昨晚开场前发的微博下已经挤满了粉丝焦急询问的消息,他们必须尽快给出回应。期间肖时钦接了一个又一个的电话,公关部的娱乐周刊的电视台的……偏偏就没有喻文州的。

被指甲划破的五道印痕在纱布下隐隐发痒,黄少天隔着纱布用指腹轻轻摩挲了几下,轻微的刺痛让他蹙起眉头。化妆师警告地拍开他的手,示意他倚到床头。上次中毒的时候因为涉及到取消演出和怀疑失声的问题,所以支持之下还存在不少责难、非议甚至是幸灾乐祸,让舆论无法达到一边倒的状态。这次他再次受伤,但在之前已经用W市的演唱会证明了自己,再加上Rachel也被绳之于法——没有比这更好的时机了。

黄少天的伤从外观上看还没达到最佳的煽动效果,所以化妆师被要求在他纱布外的部位下点功夫。既要显出苍白憔悴的效果,但又要自然到极致,让那些高清镜头分辨不出来,肖时钦的吹毛求疵都要把化妆师给逼疯了。

所以现在所有人当中就数黄少天最无所事事,干坐着不动让他有点犯困,思维也变得模糊。现在要对付刘皓和陈夜辉的是陶轩……但是Rachel却去求喻文州救刘皓……那就是说喻文州跟陶轩多少是有联系的……偷听到的信息并不完整,他只能顺着最明显的逻辑关系尽量去推导。但显然这个推导结果他一点都不想接受。

想起当初陶轩非礼苏沐橙的事,黄少天的心情有点微妙。会是合作关系吗……他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出喻文州和那种人合作的样子。

但如果真的合作了……

算了算了不想了。黄少天自暴自弃地让大脑放空。什么刘皓什么陈夜辉,他为什么要为他们费心呢?就像小时候看电视剧经常听到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时辰未到”,因为等不及看他们“折堕”就让自己半只脚踩进去,完全不值得啊。

黄少天低头看着已经选好联系人的拨号界面,指头一动换去了短信。

“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聊聊。”事实证明怀柔政策是不行的,删掉。

“现在方便听电话吗?”这不明摆着让他拒绝吗?删掉。

“我说的话你听懂了没啊?”好像给人太大压力了……删掉。

……

当黄少天第N次清空了输入内容,他终于忍无可忍,拇指翻飞噼里啪啦地输了一段话直接发了过去。

“敢挂我电话受死吧你!”

黄色文字泡弹了上去,刚发送成功不过十秒,电话响了。


【TBC】

小剧场:

黄:敢挂我电话!分手吧!

喻:……蓝河?

黄:(卧槽忘了不是自己的手机!)


原本想写“分手吧!”但是慎重考虑肯定不会这么轻易说出口的啦,这种话可不能开玩笑233


P.S.叶蓝的感情变化其实是叶修从cigarette addiction变成candy addiction的过程【wait

戒烟糖是很甜的东西啊╮( ̄▽ ̄")╭ 


  328 27
评论(27)
热度(328)

© 白鹿鹿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