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鹿鹿

讲故事的白鹿。

 

【喻黄】童言无忌(上)

 @炉心糖 我让他们俩养孩子了咩哈哈哈(¯﹃¯)

图太美!太萌!我来跟你表白!!!

应该没人没看到吧?再去舔几次小黄的小白袜吧【变态


先写了大喻&小黄【其实只是亲戚的孩子啦

完全没有逻辑的说话颠三倒四让喻心脏无比头疼的小孩最可爱了!


=========================================


喻文州,男,29岁,前电竞选手,遭遇了人生大危机。

大概是性格和外表的原因,喻文州总给人一种游刃有余,无比可靠的感觉,仿佛这世间就没有能难倒他的事。但这次他终于遇到了完全束手无策的事。

一个小孩,正对着他哇哇大哭。

红色的小背心,深蓝的小短裤,洁白的小短袜,再加上圆润的小腿小胳膊,小孩总是各种可爱元素的混合体——如果忽略那突破天际的哭音和四处乱蹬的腿。

“不要哭啦……文州叔叔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喻文州的语气放得比任何时候都要温和。他试探着伸手过去,结果被眼睛糊满泪水的小孩无比精准地一肉掌拍开——天知道他是怎么瞄准的。“呜哇哇哇不要你!你走开!我要吃小叔叔做的!……我要看电视!我要小叔叔!”

真是不好意思呢你家小叔叔连蛋炒饭都不会做哦。还有啊其实你只是想看电视吧?

喻文州抽搐着嘴角在心里吐槽,但还是温柔地帮小孩揩眼泪——当然也被拍开了。

 

大概是因为黄少天再怎么长,性格还是像个大孩子,再加上“打游戏很厉害”在小孩眼中就是很酷炫的定义,所以他堂哥的儿子,也就是眼前这个长得像幼齿版黄少天的小屁孩,特别、特别、特别爱粘他。今年那个总是忙于工作的堂哥还跟妻子离婚了,见黄少天退役之后日子过得休闲,所以干脆就三天两头把孩子往他们家扔。

能跟黄少天呆在一起显然是黄小烦(喻文州实在觉得“小乖”这个乳名跟这孩子一点都不搭,所以心底里一直这样称呼他)最最开心的事,但相对的,他对喻文州的疏远和敌意也明显到了极点。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黄少天还非常自信地把喻文州带到小烦面前,用一种“我家队长很帅很犀利哦”的语气跟小孩推销了一番。结果黄小烦只跟喻文州对视了一秒,然后便躲到黄少天身后,露出怯生生的可怜模样。黄少天看了心都软成一片,一边笑喻文州的心脏已经溢成黑色的瘴气来吓唬小孩子,一边又宽慰他小孩子怕生很正常处久了就好。

喻文州本来也不会为了这么点小事跟个小孩计较,结果——

那个熊孩子在他们讲话的时候,从黄少天的裤腿后面偷偷探出那毛绒绒的小脑袋,朝喻文州做了个大大的鬼脸,而黄少天一转身,他又开始扁嘴装哭,眼泪蔓延打转,一气呵成堪比影帝。

第一眼被讨厌了啊……喻文州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没上场就被KO。

 

黄小烦一般很少在他们家过夜,但午睡对小孩来说还是必须的,所以黄少天特地在柜子里备了个小枕头。一到午睡时间,黄小烦就非常自觉地把超人枕头搬到两个大枕头之间,伸长了短短的手脚去霸床——占喻文州的位置。

不过睡着之后又是另一幅光景了。明明G市的六月天已经热得让蝉都有气无力,但睡熟的黄小烦还是会自动巴上黄少天,细小而带着软肉的胳膊腿缠着青年,有时甚至会直接趴到身上。一大一小的皮肤就着汗湿贴在一起,这样的睡姿实在是让人看着都难受。黄少天虽然也不喜欢这种黏糊糊的睡法,但奈何又宠着这个小侄子,所以只能在睡下时把空调开到最低,让喻文州过一会再进来给他们调高,盖好被子。

今天喻文州例行进去时,黄少天还没睡深,迷迷糊糊地眯着眼望向他,抬起没被黄小烦压住的右手拍了拍另外半边床,“你要不要上来睡一会……”

为什么不呢。喻文州从善如流地躺到黄少天身边,伸手环着青年。黄少天含糊地笑了,压低声音:“你怎么突然跟小乖似的,好粘人哦。”

喻文州咬他耳朵,“我说我妒忌了,少天信吗?”

“哈……”黄少天缩着脖子躲开印到后颈上的吻,“跟个小孩计较队长你好幼稚。”

“我已经不是队长了……所以让我幼稚一下吧。”喻文州支起半边身,吻到青年凉爽的嘴唇上,“而且能跟他玩一整天的幼稚鬼也没资格说这话。”

黄少天微微撅起嘴迎合这个轻浅的吻,“但是他今晚要在这过夜呢……你去试试跟他多玩一下嘛,小孩不都爱玩吗?你不给他看电视,又不陪他玩,他会亲你才怪呢。”

重点根本不是这个好吗……喻文州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小时候跟他一个样?”

“调皮捣蛋倒挺像,不过我可不爱哭……至于样子嘛,我妈也说我们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瞌睡虫爬上来,黄少天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不用担心……你们多相处……他会像我一样喜欢你的……”

 

于是黄少天真的非常贴心地给他们创造了“多·相·处”的机会。

“我出去买点东西,小乖就拜托队长啦☆〜(ゝ。∂)”

看了看贴在床头的便利贴,又看了看睡在他怀里边揉眼睛边打呵欠半睡半醒的小家伙,喻文州几乎是瞬间就预感到了后面的人生大危机——

 “可是你少天叔叔有事出去了呀……”喻文州笑得鱼尾纹都要挤出来了,“小乖先不要哭,乖乖等他回来好不好?”

黄小烦非常不合作,“不要……不要!呜哇哇哇我要小叔叔!你是坏人我不要你!”

“我是你叔叔的朋友,不是坏人……”明知道小孩听不进去,但喻文州还是耐心地解释,“我们来看电视好不好?”给你看电视总不是坏人了吧?

“不要!坏人!你就是坏人!”看电视这个大招直接被判定无效,喻文州再次被无差别攻击,黄小烦指着他的鼻子,“你迟早会不要小叔叔的你是坏人你!走!开!”

等等你这误解哪里来的?!喻文州很擅长说服人,但对着这种完全听不懂道理的对象他也彻底没辙了,只能笨拙地辩解:“我不会不要他啊,小乖你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嗝!”哭太久气没喘上来,黄小烦开始打嗝,但还是磕磕巴巴地继续说着,“妈妈不要爸爸了嗝……爸爸不开心……小乖也不开心……嗝你和妈妈都是坏人……你也会不要小叔叔……小叔叔会不开心嗝……”

原来是在担心这个吗……喻文州突然觉得这个总让他头疼的小孩有点可爱——明明眼泪鼻涕糊了一脸,被他胡乱擦着,巴掌不到的小脸脏兮兮的,一边抽抽噎噎还一边打着嗝,显得可怜又委屈。

“不哭啦……爱哭鬼怎么保护小叔叔呢?”喻文州一下一下地抚着黄小烦的背给他顺气,“我现在是好人,以后也是好人……如果我变坏了你再来打我好不好?”

“呜呜呜我不要跟你打……嗝你比我高……”小孩对身高体量特别敏感,喻文州这身高在黄小烦眼中,就跟电视里的哥斯拉一样,能一脚踩扁一个人。正是因为对力量差别有明确认知,所以他才机灵地选择疏远喻文州,而不是一见面就开战。

听到这理由喻文州啼笑皆非,摸了摸那个毛绒绒的小脑袋,“会长高的,只要你听我的话,我保证你会长得跟我一样高。”

“比你高!嗝!”

“好好好,比我高,所以要听我的话哦?”

“呜呜……嗝……好……”黄小烦不情不愿地应声。

“乖,”喻文州被他逗笑了,伸出尾指,“那我们拉钩?以后不听我话就长不高。”

“喔……拉钩……”黄小烦生硬地学喻文州那样单独伸出尾指,“你也不准不要小叔叔……不准让小叔叔不开心……”

喻文州勾住那根细细小小的手指,“好,我答应你。我们拉钩的事不要告诉你小叔叔……不守信用是小狗。”

“我不要当小狗……嗝!我属老虎!小叔叔说我是小老虎!”

“乖乖听话你就是小老虎。”喻文州抽了张面纸,“别揉别揉,以后都不准揉眼睛……我给你用纸巾擦擦,不然该痒了……”

 

黄少天一进门就看到喻文州和黄小烦挨在一起玩乐高积木的场面。

多么其乐融融啊。黄少天感叹,我不在的时候喻文州摸到什么神奇的开关了?

但当他趁着黄小烦在看电视,把喻文州拉到厨房密聊时,男人只是故作神秘地比了个噤声的动作:“这是两个男人的秘、密。”

“卧槽他毛都没长齐算什么男人啊我才是男人啊队长!”黄少天摇着喻文州的肩膀,“队长队长队长!文州叔叔!叔叔叔叔好叔叔算我一个吧!”

“你乱喊什么啊……被小乖听到了怎么办?”喻文州弹了一下黄少天的额头,“约好了不说的,要不你去问他?看他告不告诉你。”

黄少天又不死心地缠了一会,见喻文州真的完全软硬不吃,才挫败地放弃。但他也没去问黄小烦,虽然他确实非常好奇这一大一小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又不想因为自己的好奇心去哄骗一个小孩,让他不守信用。就这样,黄少天整个晚上都陷入了无止境的纠结当中,连新买回来的大桶哈根达斯都没吃几口,喻文州看在眼里又好笑又无奈。

 

习惯了早睡早起的黄小烦要在他们家过夜,一向是夜猫子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只能配合他的作息,早早地洗脸刷牙上床睡觉。正要躺下时卢瀚文突然来了个电话,要喻文州上线帮他看些战术布置的问题,第一次想跟喻文州睡一床的黄小烦只好不情不愿地提前跟他的文州叔叔说晚安。

“瞧你这可怜巴巴的……什么时候这么粘文州叔叔啦?”黄少天有点搞不懂自己到底是在吃谁的醋。

黄小烦听了,缩成一团窝进黄少天怀里,眨了眨眼睛,“小叔叔……”

“嗯?”

“你会不要文州叔叔吗?”

“哈?”黄少天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孩,“肯定不会啊。你怎么这样想?”

“可是妈妈是老婆,爸爸是老公……老婆都不要老公了,所以你以后会不要文州叔叔吗?”黄小烦说了个混乱的推理,但黄少天却听出了非常不得了的信息。

“你为什么觉得叔叔是老……啊啊不对不对!”这话的歧义真是有够可怕,怎么解释都像给自己下套,但黄少天还是坚持要给黄小烦纠正一下概念上的错误,“我是你叔叔,跟我过日子的才是我老婆你婶婶,懂吗?”

“不懂。”黄小烦老实地摇头,“文州叔叔只说了他不是老婆……但是他又喜欢小叔叔呀,所以他就是老公咯,然后小叔叔你就是……”

“是你个头啦!”黄少天涨红了脸打断了小孩的天真发言,那两个奇怪的称呼只会让他忍不住想到奇怪的事。队长你的心是多脏!都跟小孩说了些什么啊!“快睡觉!不准再问了!再问打屁股!我数321闭上眼睛!”

“喔……”被他凶到的黄小烦乖乖闭上眼,没过一分钟又忍不住睁开,“小叔叔……”

黄少天无力地睁开眼,“又怎么了?”

“睡前要亲亲……”黄小烦往上挪了挪,让自己的脑袋和黄少天的在一水平线上。

黄少天认命地在这闹腾宝贝的脸上亲了口,结果看到小孩不满地皱起脸。“不是要亲亲吗?亲了还要哭?”

黄小烦扁了扁嘴,黄少天正想揉他脑袋,突然感觉到唇上沾了一丝淡淡的草莓味。他愣愣地眨了眨眼睛,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小侄子印了一嘴儿童牙膏的味道。

卧槽?!“你都是从哪学的电视剧吗还是动画片?!现在的电视还行不行了老是放少儿不宜的东西!明天不准看电视了!”

“小叔叔你不喜欢吗?”可怜巴巴。

“呃……”不讨厌……但是说喜欢也太变态了吧?!

眼泪开始打转了,“可是你要亲亲的时候,文州叔叔就是这样的呀……你喜欢文州叔叔亲亲不喜欢小乖亲亲吗?”

我勒个擦午睡的时候……“我怎么会不喜欢小乖呢?”黄少天欲哭无泪,干脆拿喻文州来当挡箭牌,“那种啊,是讨厌的人才会做的……我都讨厌死了。”

“喔喔!我懂了!”黄小烦似懂非懂地点头,但马上又皱了脸,“所以叔叔以后还是会不要文州叔叔吗?”

天啊……队长快来救命啊……“不会!绝对不会!”黄少天认命地闭上眼,“我不要他我就是小狗好了吧?快睡觉!我数321闭上眼睛!谁再说话谁就是小狗!”

 

耐心地解答接连不断的问题,再被缠着闲扯了半天,喻文州终于被蓝雨新队长放走。进房间先调高空调,再给床上两只盖好被子,喻文州看了眼黄少天另一边宽敞的位置,又看了看黄小烦特地留出来稍小的空位,最后决定将就着在小孩身边躺下。

一伸手就能把大小两个活宝抱住,喻文州头一次觉得三个人的日子也相当不错,或许可以尝试一下?

什么叫人生赢家呀,呵呵。

 

至于第二天早上他莫名遭到黄少天的枕头袭击和早餐冷战,那是后话。

 

至于他得知实情之后,非常尽心尽力地将奇怪的称呼和奇怪的事贯彻落实,而且还不止一次,逼得黄少天说“即使变小狗都不想要他了”,那也是后话。


【END】


下就是大黄&小喻了【想看我再写吧我这文渣


P.S.在幼齿文最后拉灯真的好吗连灯都不该出现的啊?!

  373 24
评论(24)
热度(373)

© 白鹿鹿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