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鹿鹿

讲故事的白鹿。

 

【喻黄】金玉其外-59

59.

我真喜欢叶修这个人啊~

============================================

 

响到第五下的时候叶修终于按下了接通。大概是因为有了喻文州之前的铺垫,他还没听到那边的声音,就本能地有了预感。

习惯上接通的人应该先开口,但叶修只是干巴巴地嚼着糖,完全没有说话的欲望。而电话那端也只听得到来人浅浅的呼吸。感觉对方也没有开口的打算,叶修思量着要不就直接挂了给对方省点话费。

料到对方是谁的喻文州看样子是想等个结果,但收了条信息就比了个手势走出门外打电话。看那略带着急的表情,估计是黄少天又说了什么逼得他不得不即刻去解释。

叶修放下手机看了眼还在通话中的界面,犹豫了半晌始终没有挂断。也耐不住了吧,叶修这样想着,那端的人便恰好开口了——果然曾经培养起来的默契经过这些年的磨蚀依旧留存着痕迹,“阿修……我是陶轩……”

阿修。

好久没有人这样叫他了。两个字的名字直接叫起来总是尤为顺口,从以前的“叶修”到现在的“叶修老师”,会叫他“阿修”的人屈指可数。

——那些都是在最初与他携手同行的人。当年要想一心一意搞音乐,路并不好走,撞过墙掉过坑,跌跌撞撞,而他依旧一步一步地走着,像个一往无前的拓荒者。但途中或因为追求不同,又或因为不耐波折,相互扶持的人渐渐与他分道扬镳。

曾经年轻气盛的叶修就像个孤独的疯子,只要开口唱歌就感觉自己拥有了全世界。这种理想主义显然非一般人可以理解,而他也不在意其他人是否理解。

所以面对当年陶轩把他当成印钞机的一系列举动,叶修只是干脆利落地拒绝,甚至不给陶轩说服他的机会。他不愿意去迎合快餐音乐的潮流,也不愿意在音乐以外的领域浪费时间,甚至不愿意去做讨好粉丝的举动。如此的他在众人眼中行事怪异,特立独行,完全不把掌握着生杀大权的老板放在眼里,但事实上他不过是了解自己的价值,也清楚陶轩的底线——只要他能持久地将成绩维持在一个相对高的水平,即使不能实现利益的最大化,陶轩也不可能将他舍弃。

然而,这种以利益来维持的平衡总是特别脆弱,哪怕只是吹过一阵风,天平也可能晃动。叶修至今记得陶轩把那份小报砸到他脸上的力道,带着长久的怨气和厌烦,最后只剩了无言。

“啊好久不见,陶老板最近都好吗?”叶修随意地回答,态度平和得像是遇到了多年不见的旧相识。

老板?“呵呵,还好。”陶轩被他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惊到,顿了好一会才继续道,“呃、我很想当面和你叙叙旧,但想到你应该不会想见我,所以……”

“那就长话短说吧,我这边挺忙的。”

“你还真是跟以前一样……”陶轩苦笑,叶修拆他台简直熟能生巧,“刘皓和陈夜辉,你怎么看?”

居然还真来问了。叶修小小地感叹了一下喻文州的神预测,“一个唱歌还是没有感情,另一个终于知道自己没有唱歌的才能,完了。”

“哈?”陶轩发出疑惑的声音,“你这家伙,该不会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这两个混账……”

“把谣言放出去。”叶修接道,“我知道啊,出国没多久就知道了。”

“就、就这样?”

“还要怎样?”

陶轩突然想起以前也经常像现在这样,跟叶修完全无法沟通,几乎被激得气绝身亡。他扶着额叹了口气,“你不想报复他们吗?”

“想啊,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想法。”叶修回答,“现在年纪大了,呵呵……我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现在得抓紧了。”

“抓紧时间搞你的音乐?”

“嗯。”

“音乐……又是音乐……”陶轩的语气带着一丝无奈,“你对音乐的执念……我真是不能理解,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同样的,我也不理解你对钱的执念。”叶修笑了声,“你打来是想问我该怎么处理那两个人?”

话题突然绕了回去,陶轩反应了几秒才回答:“是。当年的事……我很遗憾,也很愧疚。如果你不想浪费时间,我可以代劳……比如,让他们一辈子都开不了口。”

“哈哈哈,我走之后你转去投资电影投多了吧?”叶修单着手笨拙地剥开糖纸,但语气却变得犀利,“你想报复,其实不是因为对我感到愧疚,而是因为他们搞倒了嘉世这棵摇钱树吧?”

“如果是这样我何必打这通电话?”

“如果不是这样你为什么不在以前就动手?”

陶轩被问哑了,一时无话。叶修含了好一会的糖才打破沉默,“不要拿我来当报复的借口……而且你欠我的道歉,不在这件事上。”

“什么?”

“我当时逃得很狼狈,没有考虑到沐橙留在国内的处境……谢谢你照顾了当时还是学生的她,带她出道,一路以来也没有勉强她做不喜欢的事。”这一番感激都出自真心,但想到迫使他提前回国的事,叶修又蹙起眉头,“但是最后……为什么?”

陶轩沉默了很久,久到叶修都以为他已经不在电话旁了,他才开口:“我只是……应酬的时候磕了点药,刚好遇到她也在那……对不起。”

原来如此。叶修松了口气。苏沐橙差点出事之后,他一度怀疑陶轩照顾她完全是个阴谋,为的是最后给他来沉重一击,幸好不是——他虽然不认同陶轩金钱至上的理念,但心底依旧记得陶轩最初要让他的声音响遍大街小巷的许诺。他们从来不是一类人,但至少一起努力过合作过,纵然不能相互理解直至决裂,也不该陷入步步算计的境地。

“好……我收下了。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特地去找沐橙道歉,你们的事也不要打扰到她。”

“我答应你。”陶轩应下,“但是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对付他们,你是真的没有任何想法吗?”

不恨吗?不想报复吗?叶修不止一次扪心自问,但结论还是一样。“怎么会?我又不是圣人。”他自嘲地勾了勾嘴角,“但是怨恨和憎恶,不会让我的音乐做得更好,所以我不需要,也不想要。我回来,就是相信我能比以前做得更好,而且不需要别人的悲惨来衬托。”

一直以来他的梦想都只有一个,虽然饱受创伤,但仍未泯灭,如同最纯粹的火焰一直在跳动。如果丢失了这份纯粹,早在众星拱月的巅峰时期他就很可能会迷失,更枉论到后来已经无法唱歌还能云淡风轻地说“回来”,说“从头开始”。

故事早已重新开始,他有了新的同伴,一起努力,一起奋斗,而且,志同道合。

“向前看吧。”叶修看了眼对面那些东西扔得乱七八糟的办公桌,想到几小时之后,罗辑和小安又会叨念着收拾整齐,过会又被包子和老魏弄乱,两方开始吵闹,唐柔忍无可忍把他们通通赶出去,苏沐橙恰好路过毫无形象地哈哈大笑,那个沉默木讷的经纪人莫凡一脸为难地提醒她注意形象,如果黄少天在的话还会跟她笑成一团,蓝河会忍着笑帮忙调解……

他的眼睛微微弯起,眼角牵起几道浅淡的纹路,是风霜的痕迹却带着阳光的温度,“再见。”

 

听了喻文州的话黄少天也顾不得之前的怨念,“陶轩真的打给叶修了?!”

“我隔着门稍微听到一点声音,应该是。”

“然后呢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我就给你打电话了。”

“你是故意的吧?”黄少天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你明知道我很在意这件事!”

喻文州无奈地笑了,“听了又怎样?难道觉得不对还冲进去影响叶修的决定吗?”

“这我倒没想过……报复什么的,如果确实是他想要的结果,我也不会拦。”黄少天语气一转又异常坚定,“不过我相信他不是那样的人。”

“凭什么?”

“直觉。”黄少天解释道,“作为他曾经的粉丝和现在的半个学生,我觉得这个世界上他会上心的只有三样,音乐、家人和朋友。其他多余的东西一概不在考虑范围。”

“哦。”喻文州倚着墙壁看向天花板,“如果是这样那就最好了。”

黄少天突然沉默下来,喻文州有点莫名其妙,但碍于这通电话本身就尴尬,他还是没有主动开口。就这样僵持了半分钟,电话那端突然传来一阵爆笑:“哈哈哈哈哈!!!‘哦’什么的太冷淡太敷衍了吧?以前叶修提过我都不信,现在哈哈哈……喻总,二少,你现在是什么心情?吃醋吗?”

“我……”喻文州耳根发热正要反驳,但说了一个字便偃旗息鼓,“是啊,就是这样。”

“哈?”黄少天没想到他会承认得这么干脆,顿时词穷,“什、什么?”

“吃醋啊。”承认了反倒一身轻松,喻文州坦然地全盘托出,“我一直都在妒忌,妒忌在我们还不认识的时候,我看着你,而你看着他;妒忌你和他一拍即合,志同道合;妒忌你总是非常关心他的事,可以不计代价地为他出头;妒忌他能理解和支持你的想法,而我即使能理解也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考量……妒忌往往是因为不如人,但是这次我却没有追赶的办法。”

黄少天愣愣地听着喻文州一字一句地数落自己最丑陋的情绪,脑海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地崩塌。明明在接电话之前他特地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现在整个病房里只有他一个人,但他还是心虚地看了看四周,再把嘴唇慢慢凑向话筒。

伴随一声奇异的轻响,靠着手机的脸颊仿佛被羽毛轻轻扫了一下,喻文州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偶像、老师、朋友,”黄少天抱腿坐在着,头埋在双膝间,碎发掩盖下的耳朵微微泛红,“有这些身份的人多得去了,你就挨个妒忌到死吧,我挂了。”


【TBC】


叶修的态度就是那样……大家意会一下,就不点破了。

我原本想写得暗黑一点,毕竟在娱乐圈得罪人之后下场悲惨的例子不胜枚举。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主角们报复小人肯定会看得很爽快,但是全职的角色之所以那么讨喜就是因为那股正能量吧,三观正,性格好,帅不帅倒是其次。

所以就不黑化了,请在同人文里也保持这份纯粹吧。



P.S.喻总终于把一直以来最肤浅的情绪暴露出来了……我觉得吃醋的男神真萌啊【wait

黄少那种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性格。。。如果不直接说“我妒忌了”,黄少还真是不能明白╮( ̄▽ ̄")╭ 

【原作里面喻队问黄少是不是去找叶修那段……想歪了的不止我一个吧233?


  389 40
评论(40)
热度(389)

© 白鹿鹿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