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鹿鹿

讲故事的白鹿。

 

【全员海盗文】一千零一夜-02

第二夜·狼人

 

为了两天后的战斗,船长张佳乐将荣耀号的主要成员都召集到了会议室。除了船长张佳乐,船医喻文州,航海士王杰希,还有水手长韩文清,厨师方锐,以及因为“百科全书”的名号而不得不参与讨论的叶修。

“咳咳……”叶修指着一个点刚想开口,却突然喘不上气猛咳了一阵,缓过来才继续道,“这里有礁石群……那艘船一定会避让,我们就赶在他们调整角度的时候围过去……咳咳……”

张佳乐听他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不禁皱眉,“怎么感觉更严重了?喻文州配的药没用吗?”

喻文州掏出一瓶药剂给叶修闻了一下,咳嗽终于稍微消停了一点,但他的语气并没有放松下来,“叶修这个不是病,而是诅咒。如果我们的航海士大人帮不了他,那我即使给他喝我的血也没用。”

王杰希回避众人的目光,“我已经尽力在找了,只差一个引子……会遇到的。”

“我们都去过那么多地方了,还没遇到……真能找到解开诅咒的方法吗?”方锐坐在桌上晃着腿,“还是我今晚给你炖个汤补补吧?”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方锐立马了然地从桌上跳下来站好,“坐没坐相……我就知道老韩你要说这个。”

“我觉得他要说的是……你能炖出汤才怪。”叶修才缓过劲就开始吐槽,“你那厨艺我都不想面对了。”

方锐最恨别人否定他的厨艺,“有本事你别吃!这条船的温饱问题都掌握在我手里!你们要是瞧不起我的厨艺,呵呵……”

“不好意思,我是不吃的。”喻文州谦逊地举手。

“滚吧你这个吸血鬼!”

张佳乐头痛地扶额,“所以我们到底还要不要讨论作战计划了……”

 

最终他们还是简单粗暴地分配了一下任务——反正向来都是这样的风格。他们虽然有航海士来制定航海路线,但却缺少一个心思缜密,擅长调兵遣将的人去指挥作战。其实也并不是没有——叶修可以,但他的身体承受不了这么高负荷的工作;喻文州也可以,但他却对这些完全不感兴趣。

“一梯队跟我,二梯队跟文州,老韩你带三梯队留守,大眼掌舵,方锐看好动力舱。”张佳乐迅速重申了一次各人的任务,“叶修你就躺着吧……”

“好的船长没问题放心去吧!”

“……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张佳乐白了他一眼,把枪栓在腰上,提剑走了出去,大吼,“一梯队的跟我走!”

早在甲板上等候的一梯队纷纷响应他的号召,分成三排小跑到船边。先头部队绳索一抛,勾上豪华大船的船舷,灵活地一荡便顺利登船;其他人则将几块巨大的木板递向对面,两艘船立马有了连接的通道,一时间密密麻麻的海盗攻占了大船的甲板。

轻盈得异乎常人的张佳乐早已直接跃到了对面,直接将那对在甲板上卿卿我我的少爷小姐摁到在地上,见那位优雅的女士想要尖叫,他还相当绅士地借用她的手帕塞住了她的嘴。

一直没有在普通船员面前暴露身份的喻文州也没有两手空空,稍微意思意思地拿了把细剑,朝正在等候他发号司令的二梯队打了个响指,船员们自动跟上一梯队的步伐。

按计划,一梯队负责控制驾驶舱和锅炉房,而二梯队则要直接闯入客舱,扫荡钱财——当然,还有他们今天最主要的目标,拍卖会。

喻文州按着胸口的位置,比常人要冰冷迟缓的心跳随着月亮一丝一毫地补圆而逐渐加快了跳动的节奏,一下一下地撞击着他看似瘦弱的身体。他舔了舔愈发尖锐的两颗牙齿,朝正在屏息凝神的众人比了个手势。

二梯队尾随喻文州进入船舱,沿路不动声色地解决了几个巡逻的水手,很快便来到了客舱的门口。警报一直没有被拉响,看来张佳乐和一梯队已经顺利攻占了驾驶舱。

二梯队队长低声提醒:“船长已经让船转向了。”虽说是烧杀抢掠的海盗,但也都是行船的老手,一点细微的变动都能引起他们的注意。

喻文州颔首,指挥众人分列门的两侧,二队长往门锁连开五枪,用力一撞,连带被射杀的门卫的尸体将整扇门撞开。

离门较近的几个盛装打扮的女士放声尖叫,而其他人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五光十色衣香鬓影,映衬的却全是一张张错愕惊惶的脸。在荣耀号的众人眼中真是愚蠢得无可救药。

终于有个像样的人反应过来——一个看上去像骑士的家伙正要拔枪反抗,喻文州抬手将剑往前一甩,柔软却锋利的细剑鬼影般绞上骑士的胳膊,将华丽的衣袖绞得一片血肉模糊。

其他想要拔枪的男士吓得瞬间止住了动作。喻文州露出绅士一样的微笑,躬身道:“诸位受到惊吓了,钱财乃身外之物,相信大家也不想为此失去宝贵的生命。”

二梯队的船员一拥而上,拿着巨大的麻袋示意贵族们将身上的金银珠宝通通扔到里面。别看他们平时对女人总是饥渴难耐,但遇到不听话的美人也不会生出丝毫怜香惜玉之意,从他们能粗鲁地将美人的珍珠耳环直接拽掉就可见一斑。

喻文州也不管他们要把这闹得如何天翻地覆,只是径自走到拍卖台上,朝那个已经哆哆嗦嗦几乎要尿裤子的拍卖官笑了笑,“敢问阁下,今晚的拍卖品都在何处?”

面对他这温和的微笑,拍卖官却怎么都无法冷静,“都在后面了!全给你们,别杀我!”

喻文州不见丝毫不耐,只是笑着,“我没有感觉到生命……你们有能耐把他弄死,却没有能耐反抗我们?”

“我绝不敢反抗您!”拍卖官跪下趴在喻文州的靴子上,“如果您说的是那个狂暴丑陋的生物……他被注入了特殊的药剂,关在笼子里。”

“拖出来。”

“是!是!”虽然内心惧怕着那个狂暴的生物,但拍卖官还是觉得笼子外的人更为可怕。他手忙脚乱地将早已安置在轮架上的笼子拉了出来,盖在笼子上的血红色丝绸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抖动,但仍然彻底挡住了里面的光景。

喻文州的鼻翼轻微地动了一下,皱了下眉,果然那股野兽皮毛的味道已经在刺激他的感官,令人作呕。相比已经化身成那种丑陋的怪物了吧,喻文州表面波澜不惊,但内心已经嗤之以鼻。

“掀开布帘。”

听到喻文州的指令,拍卖官吓得浑身发抖。为了抓住这个怪物牺牲了多少人他早有耳闻,而运到船上这一路上怪物隔着笼子拧断了多少人的脖子,他也都亲眼看见,让他去掀这个布帘,简直是比死还可怕。但现在进一步是死,退一步也是死,时间也容不得他犹豫,咬紧牙关一扯,过长的布帘被他直接拖到了地上。

一些注意力分散的贵族不禁发出惊叹的声音,立马就遭到海盗们残忍的殴打。但很快,连训练有素的荣耀海盗都有点移不开视线了。

世界上原来还有如此惑人的生物?

世人只知传说中的海妖美艳不可方物,只需一眼便魅惑人心,让人为之神魂颠倒。但却从不知原来陆地上行走的生物,也会有如此让人窒息的一面。

喻文州的眉宇间也显露出些许惊讶。原以为在月圆之夜,狼人这种低劣的种族早已按捺不住化身成丑陋的怪物,只会愚蠢地对着月亮嚎叫发情。但此时此刻,笼子里的青年,虽然被药剂压制住了气息,但那蠢蠢欲动即将冲破药物桎梏的气息,确实是狼人无疑。

之所以称之为青年,是因为他还保持着人类的相貌,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他的手指脚趾上的黑色尖爪已经开始缓慢地显现。他浑身赤裸,如同动物毛发下那般粉白的皮肤布满了狰狞的伤口,烧焦的,枪击的,鞭打的,全都淌着黑血,找不到一寸完好无损的皮肤——但喻文州不会觉得怜惜,天知道狼人的自愈能力有多么可怕。

一滴黑血滴落在地板,喻文州瞳孔紧缩,差点露出了尖锐的獠牙。他稳住心神,伸手扶上笼子的栏杆,却在一瞬间被一只血手钳住了手腕,腕骨发出清脆的断裂声!

正想报告抢掠完毕的二队长恰好对上狼人凶狠的眼神,条件反射举枪要射,却被一道古怪的风刃削断了扳机。

喻文州朝愤怒的青年微微一笑,“撤!”

言罢他便就着那只断手,提着整个笼子冲破船舱的墙壁,终身一跃回到了荣耀号。


  95 6
评论(6)
热度(95)

© 白鹿鹿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