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鹿鹿

讲故事的白鹿。

 

【喻黄】金玉其外-63

听说是10点入场,所以就设置了10:30发布,每隔半小时会有下一章~

感谢大家的等待和期待~


63.

 

张佳乐的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愣在原地。孙哲平看着有趣,差点要笑出声,但还是装出凶神恶煞的语气:“说话啊,想我了吗?”

张佳乐有了点反应,动了动嘴唇,小声吐出几个音节。孙哲平皱眉凑过去,“你说什么?”

“想……”张佳乐抬眼看着面前的人,又重复了一遍,“我很……想你。”

这次轮到孙哲平无言以对了。如果说看到张佳乐主动到来是惊喜,那张佳乐向他坦诚那就是天大的惊喜。他们两个都不是那种适合甜言蜜语的人,温柔的话说多两句都嫌腻,所以能等到张佳乐这句肯定,孙哲平觉得之前挨的揍都值了。

看到张佳乐衣衫不整神不守舍的可怜模样,孙哲平伸出去的手转移到他的头顶,用力揉了揉,“嗯,我也是。”

孙哲平的声音放得低沉,听得张佳乐耳根发热。他皱着眉把裤子穿好,连着皮带都被弄得咔咔响。

“又不说话是吧?”孙哲平挑了挑眉,叹着气把他拉开,自己坐到马桶上,拍拍大腿,“坐。”

张佳乐瞥到面前那明显隆起的部位,窘得不知该把目光往哪放。孙哲平倒是毫不在意,明明还穿着西装一表人才,但骨子里的军痞气已经表露无遗,“坐啊,磨磨唧唧的是不是男人了。”

张佳乐白了他一眼,终究是绷着身体坐了上去,屁股只沾着膝盖那一点,生怕碰到后面的凶器。他刚找到平衡坐好,突然惊恐地大叫一声:“哇你干什么!”

孙哲平一使力将身上的人彻底嵌进自己的怀抱里,变成侧坐的姿势,手臂结结实实地环在那纤细的腰上。这样一来两人的脸就贴得很近,孙哲平仔细打量了一下多日未见的人,看到那一向保养得当的皮肤已经留下了疲惫的痕迹,心中一紧,“你不来也没关系,不用勉强自己。”

“事实上我来也不代表什么,又不能见到你的家人。”张佳乐已经抛弃尴尬,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好。从这个角度微微抬头,正好看到孙哲平下巴上的淤青,他伸手轻轻摩挲,“但我还是觉得值得来。”

孙哲平低头看了他一眼,眼底的光在闪烁,“家人的话,其实你已经见到一个了。我弟弟也在里面,他是个老实孩子,回去一定会跟我爸爸一五一十交代清楚。”

“你父亲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

“估计又要揍我一顿?”孙哲平无所谓地耸耸肩,手一下一下地抚着张佳乐的背,“我爸爸是个正派的人,只要你不出现在他视线里,他还能全怪在我身上,不会拿你怎么样。但是你今天在我们的圈子里露面,相当于在那么多人面前给他打脸,我担心他马上就会找你麻烦。”

“他气的到底是你和我……还是你放弃了设定好的路?”

“啧,那两个小子真多嘴。”孙哲平终于认认真真地提起自己的事,“应该是后者居多吧。我都是奔三的人了,一路都顺风顺水,明年应该就会再往上提一提。这节骨眼上重新培养我弟弟?他才二十,性格也不适合。”

张佳乐听着心里有点不舒服。一直以来孙哲平不说他就不问,以为这就是保持安全距离,而现在听到才发觉自己的一无所知都象征着自私,“你是自己不乐意了?还是……”

孙哲平盯着他看了很久,半晌才道:“说不乐意那是假的。我从小就是往那方面培养,有什么叛逆心思都被以前的操练操没了。不过,我确实在顾忌着你,想着我脱离之后你可能会更自在些,没那么束手束脚。”

“我们要在一起……本来就不可能完全自由,那还不如顺着自己喜欢的路去走。”张佳乐想了想,“不过我要问一个问题……你,会结婚吗?”

孙哲平没有回答,等张佳乐露出心慌的表情才笑了,“电视剧都是糊弄人的。我不结婚,就是少了份助力,也不至于会很辛苦,这圈子不像你们那,敢多嘴的人都留不下来。”

“那你回去吧。”张佳乐用力抱了抱孙哲平,主动吻上去,“我们……可以慢慢来,你坚定,我也坚定。”

 

黄少天在休息间隙刷开微博头条,看到的内容把他整个人吓得大叫一声,手机一个没稳住直接摔在了地上。蓝河紧张地捡起,瞥到只是微博页面就仔细地看了下内容,顿时也怔愣在原地。

“假的吧?怎么可能?”蓝河一脸怀疑地点开张佳乐的首页,结果看到20秒以前张佳乐转发了自己工作室的公告,主题正是他在《双生》宣传会上透露的信息——明年计划,出国留学。

黄少天骂骂咧咧的,“乐乐这个叛徒!明明是我先提的!我还打算明年再说,他居然现在就直接说要走!他疯了吧?!影视圈多少人抢着上位,现在连个小歌手都能去演戏,演技烂大街的有后台就能天天霸着黄金档,那些油腻腻的小娘炮和整过头的女人,天天晃得我都要吐了。好啦,这下他一走,多少人在家里开礼炮庆祝呢!你说他是不是傻,现在借韩导的东风转型正是时候,突然说要走。走走走,走你妹啊!真是……啊疯了我得打个电话!”

一直在旁边听着的叶修一巴掌拍过去,“打个毛啊!喝水休息十五分钟后继续!你管他那么多干什么,多大的人了,我看他比你精得多,这事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可是他有什么理由要出国啊?”黄少天一脸郁闷地放下手机,咬着杯子喝水,“一线大咖在正当红的时候隐退一两年?回来都不知道是谁的天下了。”

蓝河忍不住插话道:“黄少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呢……你自己不也说要走开一段时间吗?怎么就不自己想想这个问题?”

“小蓝说得对。”叶修顺着接话,“我不是不赞成你多学习,我在英国就学了很多东西。出去见识更多的音乐类型,把基础打扎实,也是挺好的。但是你想想现在借口出国的人,不是二三线就是我这种出了事呆不下去的。你本身早就是一线,和今年拿不拿得到奖完全没关系,这时候走开像什么话?喻文州是怎么想的?”

“那你的意思就是……乐乐出了事?!我还是打个电话吧……”

“你这小子到底会不会听人话啊!”

门被拧开,喻文州探了半个身子进来,“这么吵,在说什么呢?”

叶修白了他一眼,“说你色令智昏。”

喻文州意会到他说的是什么,便只是笑了笑,走过去拿走黄少天的手机,凑到他耳边说了几句。黄少天听了表情相当古怪,一副想发作却又忍耐的模样,最后只是愤愤不平地灌了一大杯水,打了个嗝直接进棚。

叶修见他就位也赶紧跟上,“确定不会打嗝了就按我刚才说的感觉再来一遍吧。”黄少天在里面朝他比了个指头,戴上耳机朝叶修比了个“OK”。叶修关掉话筒,调拨了几下,音乐开始从监听音箱流淌而出。

“静下心,压住,压住……”听到黄少天顺利过了开头两小节,叶修眉头舒展,不自觉地比了个手势,“起……不要飘……这次不错啊。”

尽管喻文州已经将黄少天的每一首歌都听了不下百遍,但天生音乐细胞的缺乏依旧让他对这些相当茫然,叶修说的到底是什么,他并不太能理解。然而,看着里面那个一手扶着耳机,一手点着歌谱的人,再伴随在整个空间里飘荡环绕的声音,他的眼前似乎也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沉寂的大海充满着未知的危险,一个人抱着一根单薄的浮木飘来荡去,恐惧痛苦却孤立无援。

尔后狂风大作,波涛汹涌,巨大的海浪将人高高抛弃,又深深淹没,为了求生,只能忍耐着惊恐大叫的冲动,死死抱住随时都可能被击碎的浮木,咽下一口又一口苦涩的海水。

浮沉过后终于被浪潮推上沙滩。海风咸腥,海浪沙沙,海鸥啼鸣,酸涩的眼睛颤动着缓缓睁开,迎来温柔的阳光,和仍在跳动的脉搏。

……

一曲唱罢,黄少天正要看向叶修听反馈,却恰好遇上喻文州专注的目光。他笑弯了眼,得意洋洋地做着口型“好听吧”,喻文州点点头,也跟着回了个“太好听了”,然后两个人就那样隔着玻璃对笑。

蓝河已经见惯了这种互动,也已经没了刚开始的尴尬,只是非常识时务地别开脸。叶修一脸无语地打开监听话筒,“色令智昏啊,色令智昏。”


【TBC】

  315 8
评论(8)
热度(315)

© 白鹿鹿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