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鹿鹿

讲故事的白鹿。

 

【喻黄/哨兵向导】边缘-06-07

来啦~(~o ̄▽ ̄)~o ~。。。 

每次都更那么多,给点表扬撒╮( ̄▽ ̄")╭ 

======================================


06.

 

听了黄少天狂妄的宣言,喻文州只是默默戴上手套,重新握紧利刃——是不是只赚不赔,要试过才知道。

没打一声招呼,喻文州便直接突破精神屏障冲了出去,黄少天没有跟上,只是谨慎地靠近通道口,死死地盯着那头已经转身怒嚎的怪物。

怪物的嚎叫声非常难听,沉闷得像是隆隆雷声,但又类似某种惨叫。黄少天皱了皱眉,眼看怪物那粗壮的手臂要扫到喻文州,立马指挥触丝在它背后绕了一圈。

在触丝接近的那一瞬间怪物便迅速转身,果然如喻文州所说,它是对活体,准确来说是精神力有所感应。得知此道黄少天便如鱼得水了,他一边观察着喻文州那快得几乎有重影的动作,一边扰乱怪物的注意力。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个怪物看似很笨拙,但事实上行动非常迅速,一旦出手就是精确捕捉到精神力所在的位置,看那动作是想直接将其掐断。黄少天好几次都只是堪堪避过,眼看怪物之后那凶狠得能捏碎它自己手骨的动作,心里既有惊慌,又觉得哪里透着古怪。

喻文州已经重伤怪物多处,但依旧没有动摇其根本,怪物的行动力没有丝毫改变。褐色的脓液不断从伤口流出,一滴到地面便冒起吱吱白烟,腐蚀能力可见一斑。

等等……为什么它可以直接对精神触丝进行物理攻击?

黄少天终于意识到古怪在哪:精神触丝明明是精神领域的定义,只有精神力可以攻击精神力,从未见过能像这样直接触碰甚至掐断精神触丝!

难道这个怪物是精神体?不对,这样反过来的话,喻文州对他的物理攻击也会无效……黄少天越想越不明白,突然脑中响起喻文州的声音:少天!

黄少天定睛一看,喻文州已经爬到了怪物的后背上,幸亏作战服是特殊材料所制才避免了脓液的腐蚀。

你想找它的中枢?/告诉我它的中枢在什么位置!

两人同时说到一个点上,黄少天不再废话,直接破开怪物的精神表层冲了进去,触丝身后是怪物反应过来筑起的屏障,但都远远跟不上黄少天的速度。

在哪里……一定要找到中枢的位置,像这种融合了物理和精神两个层面的怪物,不从身体上将中枢直接破坏是不可能将它彻底杀死的。浅蓝色的精神触丝渐渐凝聚成一道蓝色的光,在那满溢着褐色脓液的精神空间长驱直入。

怪物感受到那股力量在作动,不断发出痛苦的嚎叫,拼命砸打着地面妄想把喻文州甩下来。正当黄少天突破了精神夹层的防御,脓液状的物体突然化作两排尖锐的钉子向精神触丝扎来。海豚甩起一波气浪砸向那钉子,黄少天在恍惚间听到了一声震天动地的豹啸。怪物似乎被这声音所震慑,钉子瞬间软化,黄少天终于捕捉到中枢所在——在脖子和左肩之间!

喻文州毫不犹豫地将利刃刺向怪物的左肩窝,直接剜下一块巨大的腐肉。怪物伸手捂住伤口,嚎叫声愈发凄厉,空洞的眼眶中溢出黑色的脓液,像是两泡巨大的眼泪。很快它便跪倒在地,原本巨大的身体逐渐萎缩,渐渐化成了一滩恶臭的脓水。

喻文州回到通道内,摘下手套,用手抹走脸上沾到的一点脓液。黄少天从包里拿出消毒喷雾,往他的脸和脖子,还有手上喷了几下,“明明很痛,还用手擦。”

“还好,没你想得那么严重。”

“少来,我能感觉到。”黄少天笑了笑,“原来精神联系还能达到同感的程度,是不是因为绑定了才会这样?”

第一次拥有向导的喻文州听着也感觉很新奇,但马上又有不速之客打断了他们的谈话。见黄少天严阵以待的模样,喻文州取了他的手套戴到自己手上,“你先休息一下……掌握规律之后,这种怪物就好对付多了。”

黄少天将信将疑,海豚在他身后不安地甩了甩尾巴。喻文州转身重新进入战场,借着助跑直接跳起,惊人的弹跳力让他精准地踢向了怪物的后背中央。怪物大叫一声,反手去抓人,但喻文州已经以利刃插入怪物身体作为攀附,再一跳直接砍向怪物的左肩。

战斗瞬间结束。

你们这种哨兵已经脱离人类范畴了吧?!黄少天目瞪口呆。

喻文州一甩利刃上的脓液,“不要停留在这了,我们去那边,这些东西都从那边过来,我猜之前的人也进到了里面。”

黄少天点点头,跟着喻文州跑动起来。一路上他们不断遇到同一类型的怪物,都被喻文州干脆利落地解决掉,而他的砍杀套路也越发精准狠辣。

这段通道很长,一路转向,跑了许久才到达一扇门前。门似乎被什么卡住了,已经无法感应打开。黄少天正要说话,喻文州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看来他也察觉到了里面有人在。

是哨兵,我捕捉到他们的信号了。

你没发现吗?从遇到那种怪物开始,就一直都有哨兵的气息。

黄少天微微睁大眼睛,转念一想,突然意识到喻文州想说什么。科学院竟然敢做这种实验!难怪发现样本存活还要我们来回收,分明就是心虚!

他们想培养出能对精神力进行物理攻击的怪物……看来有人对哨兵向导这种组合相当不满。

如果真实验成功了,那我们这些向导岂不是都要失业了?

你的关注点……真是独特。

“你先听我说……”黄少天指了指门里边,“刚才那些怪物确实有哨兵的气息,但并不纯粹,我估计它们应该接受了基因融合。但是这房间里面呢,确实就是哨兵。”

喻文州有点惊讶,“你还能做这么细致的分辨?”

“当然可以,回去我截取自己的记忆片段再探查一次,就连科学院那帮家伙用了什么基因来融合,我都能给你分辨个一清二楚。”黄少天得意一笑,“怎么样,只赚不赔吧?”

喻文州一脸无奈,拿出工具开始把门撬开。突然他回头道:“等下你见到那两个人,做好准备给金色头发那个做精神疏导,不怎么说话的那个,也稍微看一下吧。”

“为什么啊?这些不都是回去再让他们自己的向导做吗?”黄少天自顾自地说着,“诶不对,如果有向导的话他们干嘛不带出来,难道……”

“你想太多了。”喻文州打断他的胡思乱想,“这两个都是没有向导的哨兵,你见了就知道了。”

 

 

 

07.

 

开门那一瞬间黄少天还以为自己进了粪便处理站,满地满墙的脓水将整个房间熏得恶臭无比,连喻文州都抽了抽眉毛——偏偏就有两朵奇葩还能躺在唯一干净的控制台上休息。

“该走了。”

喻文州简单地说了句,其中一个满身脏污的金发男子便直接跳了起来,“上校,我都快累吐了,歇会成不?!”

“明白。”另一个黑发男子默默坐起身,信步走到喻文州面前,敬了个标准的军礼,“报告上校,所有实验样本已清除完毕。”

喻文州点头,“回去写一份报告,现在先撤退。我们弄出这么大动静,这地下,估计撑不了多久了。”

金发男子似乎已经消了气,几步走了过来,肆无忌惮地打量着黄少天,“不错啊,动作挺快的。”

“应该的。不过,你的精神碎片太多了,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来找我做一个彻底的修复。”黄少天看向黑发男子,“至于你,不用时时刻刻都保持那么厚重的精神屏障,厚不代表精密,我想进去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你还不如放松下来,将精神力集中到战斗上。”

两个哨兵都沉默了,金发男子的眼里带上了防备的色彩。黄少天朝喻文州摊了摊手,后者便帮忙转移话题:“走吧,我看了一下,实验室的进水池还在运作,说明连通外面活水池的管道也是畅通的,我们可以直接从那出去……顺便给你们俩洗一下,不然都上不了战机。”

看着两人又脏又破的作战服,黄少天忍不住笑出了声,金发男子做出要揍他的动作,被喻文州喝止:“孙翔。”

原来他叫孙翔啊。

另一个叫周泽楷。

周……泽楷?传说中的哨兵营第一帅哥?!哈哈哈我的天完全看不出来了!回去等他洗了脸我再仔细瞧瞧!如果能合影就更好了,塔里那些女人肯定羡慕死我哈哈哈!

喻文州伸手扳过黄少天的脸,“你在水里能憋气多久?”

“没多久。”黄少天老实道,“不过我可以用简易氧气瓶撑一下。”

喻文州扶额,这点距离对于他们哨兵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但到了向导这就成了大难题——偏偏今天在场三个都是没怎么照顾过向导的主。喻文州是不需要向导,而周泽楷和孙翔则是拒绝向导,所以跟他们出过任务的向导都不会再接受第二次任务委托。

见黄少天已经自动自觉地挂好氧气瓶,喻文州只好拿了根绳子将两人系在两端,“这样我好随时照应你。”

黄少天无所谓地摆摆手,“向导也是可以好好照顾自己的,你们放宽心。”

四人走到进水池边上,孙翔先行,喻文州和黄少天跟上,周泽楷殿后。跟着游了一会,黄少天突然灵机一动,将海豚召出,翻身骑到了它的背上,满意地拍了拍它的头。喻文州感觉绳子有异动,回头一看,顿时哭笑不得。

你的精神体还挺实用啊,在空气中能游,在水里更能游。

哈哈羡慕吧~索克虽然是豹子,但也太小了,卖卖萌还行,战斗能派上用场吗?

你不是已经见过它战斗了吗?

诶?什么时候?

喻文州没有回答,伸手摸了摸海豚的脑袋。海豚第一次被外人触碰,猛地扭动了一下,差点把黄少天甩下来。黄少天慌忙平复精神,安抚它的情绪,慌乱之间氧气瓶从他身上脱落。

后面的周泽楷见了马上伸手去抓,但却堪堪擦过指尖。他正要回身去捡,却被喻文州用精神传话喊住:不用捡了,再撑一会,马上就到了。

明白。

说实话,我撑不了一会。没防备地来这么一出,黄少天压根没憋住多少气,他赶紧拍了拍身下的海豚,示意它游得再快一些。但无奈的是,海豚不知在闹什么别扭,甩了甩头,居然还只是优哉游哉地游。

你这家伙!我淹死了你也活不了!黄少天生气地掐了掐海豚的鳍,闭着眼睛尽力忍耐着。喻文州摆手示意周泽楷先走,自己则游到黄少天身边。

再忍耐一下。

要……死……人……啦……

黄少天的精神传话断断续续的,像是通讯器信号不好一般,显然是已经无法集中精神力。喻文州看着他愈发难看的脸色,拍拍他的头,对上黄少天迷蒙的眼神,直接凑了上去。

浅蓝色的精神空间突然晕染出一片深蓝,渐渐弥漫扩散,充盈到每一个角落。原本萎靡的精神触丝也随之发出亮光,被吸引着往那片深蓝伸展而去。作为精神体的海豚也被注入了另一股精神力,猛然加速,喻文州伸手抱住它一侧的鳍,不过几秒就被直接带出水面,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水蓝色的弧光。

被海豚一尾巴甩到岸上后,黄少天便趴在地上狠狠地咳嗽。喻文州将湿漉漉的头发往后拢,再走过去将两人的装备包背起,一把扛起黄少天就往战机走去。

不过是渡口气而已,至于要弄这么严实的精神屏障来挡我吗?

滚蛋!

 

回到哨兵营后,喻文州三人立刻就被隔壁的联盟总部叫了过去报告情况,而黄少天因为不是最初安排的向导,所以并没有通知他一同前去。

百无聊赖地在哨兵营里闲逛,一路上很多人看他面生,都一脸防备。黄少天自觉在别人的地盘上闲逛太过招摇,便想找个地方坐一坐,于是就去了哨兵营的餐厅。

因为已经过了午餐时间,所以此刻餐厅的人不算多,这样倒让他舒心了些。走到点菜柜台,服务员相当热情:“您好,今天我们推出了新套餐,水煮小牛肉、淡式肉酱意面、鸡肉黑莓三明治配豆腐鱼汤,请问您要试一下吗?”

这一个套餐的分量把黄少天吓了一跳,“这、这是双人套餐吧?”

“不,这是一名哨兵一餐的正常摄入量,是我们的专业营养师根据他们身体素质平均值而制定的菜单,分量适当,营养均衡,绝对没有问题。”

“不好意思,我是向导……”

服务员愣了一下,马上又恢复热情,“原来如此,那如果您觉得分量太多,可以自行搭配。”

“算了……你还是直接给我来一份吧,吃不完就打包。”

“打包?……好的没问题,总计150荣耀币,请出示您的餐卡。”

黄少天挑了挑眉,“餐卡是什么?外人还不能在这吃饭啊?”

“呃……”服务员委婉地答道,“除了哨兵,很少会有外人在我们这里用餐。不过如果您没有哨兵营的餐卡,可以刷一下身份芯片,餐费会直接从您的哨兵那扣除。”

黄少天眼前一亮,作为刚毕业的向导他还没从联盟那收过一次月薪,本来就穷得很,何况喻文州刚才……只蹭一顿饭还划不来呢。

想到这他将装有身份芯片的手腕伸出去,服务员拿仪器扫了一下,看到屏幕上显示的绑定哨兵顿时瞪大了眼睛,露出崇拜的表情:“没想到您就是喻上校的向导……今天我们给您打个五折!”

不是吧连餐厅的人都那么八卦喻文州的绑定问题啊……黄少天满头黑线地端着餐盘往座位区走去,背后的服务员还一直向他投以崇拜的目光。

坐下之后尝了一口水煮小牛肉,黄少天的脸色瞬间僵了。他又尝了一口意面,脸色愈发难看。等他把所有餐食都尝了一遍,便终于明白为什么很少有外人会在这用餐……甚至打包。

这都是些什么啊?!牛肉没有味道,肉酱没有味道,汤没有味道——好吧都算了……这树莓居然都没有味道?!基因改造过的吧?!虽然哨兵五感敏锐,但你们也不能这么虐待他们啊?

黄少天为难地看着都只吃了一口的餐食,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这时突然有人坐到他对面,抬头一看,原来是孙翔。

“报告完了?喻文州呢?”

“我只是个上尉,不像他们一个是上校一个是少校,所以没问两句就被放出来咯。”孙翔看了眼几乎没动过的食物,嗤笑一声,“这你要是吃不下嘴,就别浪费了,给我吃吧。”

黄少天求之不得,把盘子都往前推了推。孙翔显然是饿坏了,拿了把干净的叉子,很快就将食物扫荡得一干二净。黄少天见他吃得面不改色,还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嗝,便问:“你不觉得完全没有味道吗?”

“有啊,盐的味道。”孙翔擦了擦嘴,“作为向导,你不知道稍微重一点的味道都会让哨兵的精神过载吗?”

“学是学过,但我不知道原来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黄少天突然觉得哨兵有点可怜,“虽说稍微重一点会刺激到你们,但也可以在有限的范围里展现味道的区别啊,比如咸可以分巨咸、大咸、中咸、小咸、微咸、微微咸……”

“停、停!STOP!”孙翔满头黑线,“果然向导都是些啰啰嗦嗦的家伙……不像你们有些任务只要坐着动动脑子就好,我们每次出去都是体力活,回来都饿得要死了,还能吃出什么味道,有得吃就不错了。”

“其实我们……”

“你们在聊什么?”

喻文州和周泽楷从门口那边走来,黄少天笑着挥挥手,“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除了我自己,还有谁能在餐厅刷我的卡?”喻文州坐到黄少天旁边,“我第一次看到向导能吃这么多。”

黄少天正要开口,孙翔突然惊讶地大声道:“上校,你刚才说什么?刷你的卡?他怎么能刷你的卡?”

“上校和黄少天少尉已经绑定了。”周泽楷看了他一眼,“我以为你知道。”

孙翔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我知道个屁啊!”

“你的精神感知向来很差,可能就是精神碎片太多造成的,有空还是找向导整理一下吧。”喻文州看向周泽楷,“你的问题,自己也要注意,不要影响到行动力,不然就得不偿失了。”

“明白。”

知道喻文州和黄少天已经绑定之后,孙翔就一脸不自在,随口扯了两句就拉着周泽楷离开。看着周泽楷点的餐这才送上来,黄少天无奈地叹了口气,“孙翔那家伙真是的,也不看周泽楷还没吃呢。”

“他们自会解决……刚才你和孙翔聊了什么?那家伙脾气很差,又不会说话,很少能跟向导好好地坐一桌。”

“也没聊什么,就是我觉得这里的东西都没有味道,他就帮忙把我点的餐全吃了。”黄少天看着喻文州面前的烤鱼,“你觉得有味道吗?”

喻文州想了想,“放了盐,咸度对于哨兵来说还是比较相宜的。”

“除了咸就不给别的味道啦?世间百味,甜酸苦辣,最后才是咸。”黄少天转念一想,“要不……我们试试同感?”

黄少天夹起一块烤鱼,这菜平日里他也很爱吃,正宗的味道应该是麻辣鲜香的。“手给我,”他握住喻文州的手,“在我的记忆里,这道菜应该是这种味道的……”

言罢他把那块鱼肉递到喻文州嘴边。喻文州将信将疑地咬下,入口的那一瞬间竟然尝到了咸以外的味道:很辣,但却没有遇到从前觉醒后第一次受到的冲击;舌头微微发麻,分泌出唾液让人想吃更多;还有鱼肉的鲜味……精致繁复的滋味在舌尖层层铺开,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味道。

“怎么样?成功了吗?”黄少天紧张地盯着喻文州,“不会弄成别的味道了吧?”

喻文州装出微妙的表情,“嗯……好像有点太辣了。”

“难道我用力过猛了?”黄少天又夹了一筷子塞给喻文州,“这次呢?”

喻文州仔细嚼了嚼,“好像还是有点……”

“好吧我知道了。”黄少天白了他一眼,不自觉地夹起吃了一块,结果又尝到了那实在得不能再实在的味道,顿时心情跌落到了谷底,“口味不同……看样子很难愉快地生活在一起了。”


【TBC】

=========================================


喻队表示在水里kiss啥都没感觉到^_^

副西皮出现咯~哨兵X哨兵就是一个字,干【wait

老叫海豚真是委屈黄少的精神体,下章找个机会让海豚有个名字吧~

P.S.今天看微博说越能吃辣的男人性能力越强……于是作为冷感的哨兵,喻队就……╮( ̄▽ ̄")╭ 

【我真是太坏了233


  318 33
评论(33)
热度(318)

© 白鹿鹿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