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鹿鹿

讲故事的白鹿。

 

【喻黄/哨兵向导】边缘-11

11.

下章就出任务了,为了保持完整性就先把这章发出来吧~

洗手间play【并没有

========================================

 

“没有!当然没有!”敢情上校您以为周泽楷刚才那是发热的表现?黄少天瞬间抓到转移话题的关键,连忙抓住喻文州的手按上自己的脸,“你看我体温多正常,哪里是发热的样子。”

“那他……”

“少校就更不用说了!绝对没有!”黄少天打断喻文州的猜想,“他跟孙翔感情那么好,怎么可能随便就被一个向导吸引了呢。”

喻文州的脸色还是有点阴沉,不知道在思考什么。虽然第一次遇到的时候就见识过喻文州严肃的样子,但像现在这样隐隐带着怒气的,黄少天还是第一次看到,再加上他本身就做贼心虚,所以也不敢轻举妄动。

“你找周泽楷,到底是为了什么?”

见他问到这个问题,黄少天便故技重施,“是给刚毕业的向导的特派任务,要求不能向自己的哨兵求助。如果我拜托你送我过去,免不了就会求助于你啊,所以我只好……”

喻文州突然笑了笑,一手将黄少天压在了隔板上,“看来……少天还不打算跟我说实话。”

“等等……”话还没说完,黄少天便感觉到一股精神力形成的威压排山倒海地袭来,他下意识地筑起迷宫一般的精神屏障,在弯弯绕绕的通道里飞速逃跑。

耳边响起一声淡淡的笑声,黄少天在一个分岔路口上愣了神,混乱间选择了左边,结果表明一瞬间的迟疑都足以致命——他拐进了死胡同。原本无形的威压已经显露出它的庐山真面目,一片白雾中缓缓走出一个矫健的人影。

黄少天看着在自己的精神空间里具象化的喻文州,脑子里警铃大作。精神空间里比的一般是触丝入侵的速度和灵活度,以及构筑精神屏障的精密程度,但如果一个人能在你的精神空间具象化,那说明他已经进入了你的潜意识——那是每个人最深入,也最隐秘的世界。

黄少天戒备地看着喻文州,苦笑道:“上校,我们的问题不至于要在这个地方解决吧?一个弄不好,我们俩都得躺在洗手间里被人围观呢,你也不想上明天的头条吧?”

“我说过,如果你找到能让你发热的哨兵,我绝不会耽误你。”喻文州一步一步地踱过来,每一步都像是踩在黄少天的心脏上,“但是我不希望你对我有所隐瞒……即便我们只是临时绑定。”

黄少天干笑两声,“我突然觉得,上校您是不是管得太多了?如果像其他哨兵向导那样永久绑定,在印记的影响下,我们自然而然就会相互信任,相互依赖。但现在,我们是对彼此没有感觉的情况下临时绑定……坦诚地说,我做不到毫无保留,相信上校您也是。”

言罢黄少天眯着眼睛往后退了一步,整个迷宫突然如融雪一般化成水,两人所站的位置猛地陷下去,同时掉进了一片汪洋之中,被汹涌的海水湮没不见。但不消片刻,海豚又驮着黄少天重新露出水面。他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对这个结果深表满意。

这下总该知难而退了吧……没等他得意多久,海豚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身体猛烈地甩动了两下。黄少天连忙俯下身去摸它的头,却突然感觉到脚踝被什么东西缠住,整个人顺着那股力量重新掉进水里。

喻文州制住黄少天的肩膀,放任两人沉入海里。身处海水当中并没有让他变得迟钝,更没有产生一丝一毫的恐慌,反而还生出一丝如鱼得水的自在。黄少天自暴自弃地抛弃了用精神力攻击的打算,直接抬脚去踹,却被喻文州一手抓住脚踝,猛地一拉,整个人一下贴到对方身上。

腿卡在对方身上,手被制在身后,黄少天恼怒地用头去撞对方。原本已经用上了格斗术的喻文州瞬间被他逗笑了:这人是怎么回事,一时温顺听话一时出言不逊,现在居然还像小孩子打架那么……幼稚?

放!开!我!不然直接淹死你!明天头条就是“一上校被困咖啡厅洗手间疑似脑死亡”!

你不会的。

谁说我不会!我数三下,三,二……

最后一秒,海水瞬间消退无踪,细腻且泛着湿意的沙子在身下发出吱呀吱呀的摩擦声。黄少天的手指抽搐着,不受控地用地抠弄,在沙滩上留下几个深深的指印。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终于看清了眼前那微微颤动的睫毛,还有那上面星星点点的水珠。

海风微凉,但嘴唇上却覆着不可忽视的温热。那同样沾染着咸涩海水的嘴唇轻轻研磨着,碾压着,舌尖一挑,轻而易举地闯进了他的牙关。湿热的舌头极富技巧地舔舐着他敏感的上颚,唾液失控地分泌着,微微溢出嘴角。黄少天惶恐地蜷缩着舌头,却被逼得节节败退,最后退无可退了,便还是被擒住,纠缠着搅弄得难分难解。

耳边响起粘腻的水泽声,黄少天猛地用力推着喻文州的肩膀,偏头躲避了进一步的入侵。喻文州就势一低头,嘴唇触碰上那泛着水蓝色光芒的印记,缓慢而温柔地吮吻着。黄少天模糊地呻吟了一声,挣动着要脱离喻文州的控制,结果却被翻了个身,重新压在沙滩上,发丝间都沾满了细碎的沙粒。

为什么……不可能……

被海水泡得湿冷的裤子紧紧地贴在皮肤上,让大腿间触碰到的炽热更加慑人。黄少天慌张地往前爬,却被一手拖回,那炽热的物体再次严丝密缝地契合在他的臀瓣间,隔着两层单薄的衣料,仿佛随时都能直接插入他的身体,烙下无法消褪的印记。

这是精神空间,不是现实世界。

喻文州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轻响起,黄少天扭过头,刚好对上那带着笑意的眼睛。

不可能!这根本就不科学!

只要我做得到,那就是科学。

黄少天顿时大气都不敢喘了。他越来越了解这个人,他知道喻文州是有十足的把握才会这么说。他飞速地分析其形势:照现在的情况看,再反抗也是多余,还不如乖乖撤退,起码在现实世界里……喻文州还不能这样威胁他。

我会把事情都告诉你……饶了我吧上校大人。

呵呵,姑且再信你一次。

喻文州低笑一声,松开了对黄少天的桎梏,起身慢慢地往一波一波涌上沙滩的海浪里走去。黄少天看着他逐渐消失的身影,揉了揉脖子,也跟着退了出去。

一回过神来黄少天便直接跳上了马桶,做出戒备的动作,“你别过来,站那听我说完。”

喻文州举手做投降状,示意黄少天继续说。“我的任务是去活捉一个人回来,是谁我还不能告诉你,如果有幸碰上你自然就会知道。”黄少天尽量回避重要信息,“这是秘密任务,塔里的要求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但又因为任务难度比较大,所以我需要哨兵的协助。我们不是永久绑定,而我也没有信心能成功对你下精神暗示,所以我选择了更好下手的周泽楷。事情就是这样,没有你想得那么复杂。”

“只是这样而已?”喻文州有点无奈,“即使我们只是临时绑定,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我也是义不容辞的……以后不要这样做了,我不希望任何人插足到他们之间。”

黄少天一听就炸了,“别说什么插足!我对他们俩一点感觉都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最好如此。”喻文州的目光变得深沉,“你不知道有多少向导想接近他们……但是他们都撑过来了,光凭这一点,他们就值得我尊重。”

“对不起。”黄少天觉得有些愧疚。虽然他对周泽楷确实没有一丝非分之想,但精神暗示过后总归会留下些许痕迹,他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影响到对方。现在想来,这样贸然出手,确实有些不仁义。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黄少天抬眼看了看喻文州面无表情的脸,伸手扯了扯他的袖子,“上校,原谅我吧……拜托你明天早上跟我一起出任务吧,拜托你~”

喻文州看着蹲在马桶盖上像金毛犬一样装乖讨巧的向导,戏弄的情绪涌上心头,便伸手掐住黄少天的脸颊,“少尉……我会考虑考虑。”

“卧槽……”黄少天低声骂了句,忿忿不平地瞪着笑眯眯的哨兵,“现在不是精神空间,你别想再捉弄我……我可不会再上当!”

“你发现了?”

“你走之后就发现了!”黄少天打掉掐着脸的手,怒道,“哨兵的体温一向偏高,而且我衣服都湿透了,温差就更明显。你把我拉回去的时候手就贴在我背上,热度一模一样!那玩意……根本就是你的手!”

喻文州笑道:“你骗我一次,我骗你一次,就算扯平了。”


【TBC】

========================================


其实喻队还是冷感~【够了

从冷感到不冷感需要过程,以后会有很多精神play的实验【喂

下章找老魏啦~~~

猜得到老魏带着的两对哨兵向导都是谁么~


P.S.话说我写到这有点苦恼。其实我并不是很了解哨兵向导,只是比较清楚哨兵和向导的性质,所以写着写着就加了很多私设,搞得现在整个设定……很具有个人色彩。这样会不会被说不是哨兵向导啊Orz

  285 27
评论(27)
热度(285)

© 白鹿鹿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