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鹿鹿

讲故事的白鹿。

 

【喻黄/哨兵向导】边缘-12

12.

好久不见╮( ̄▽ ̄")╭ 短小精悍地来一发吧~


===========================================

 

第二天喻文州准时出现在了荣耀塔的一号停机坪。两人登上战机,循着黄少天从张新杰手上拿到的战斗记录仪出发,一路向魏琛最后一次被探测到的地方赶去。

看了下导航地图标记的点,黄少天才发现张新杰他们当时已经追到了荣耀联盟控制范围的边界。目标指向的那片热带雨林,距离最近的荣耀基地足足还有两小时的飞行路程,因此普通军队的巡航一般很少会涉及到那个范围。而且随着气候变化,热带雨林内部的情况也变得更为复杂,普通军队即便发现情况,也不会贸然进入。这样的地方,简直是逃亡者天然的避难所。

在上空盘旋了几周,喻文州最后选择了与目标地相距一公里左右的一处空地降落。从上空看倒没发现什么,等踩到实地之后,黄少天才发现这里曾经是一片采伐区,因为过度采伐而渐渐变得寸草不生,跟茂密的雨林对比,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疮疤。

喻文州利索地背起装备包,刚要迈出第一步,突然回过头问:“找的是活人?”

黄少天笑了,“接任务的时候估计还活着,现在我就不知道了。谁能保证他不会一夜之间就咽气了呢?”

“……那男的女的?”

“别想再套我话,”黄少天拿出防虫剂往两人身上一阵大喷,“看到活人直接拿下就好了,上校。”

喻文州摊了摊手,无奈地往雨林里走去。黄少天收紧装备包的带子,打开向导专用手枪的保险栓,尾随而去。

参天的大树将整片天空遮得严严实实,只有零星的光线从缝隙透入。军靴踩在潮湿的泥土和落叶上,在寂静的雨林里显得格外突兀。长长的藤蔓从树上垂坠而下,两人不时要伸手拨开才能前进。

走了将近四分钟才到达一片沼泽前,而沼泽的对面,依旧是树林。喻文州低头看了眼导航仪,突然发现目标点依旧和他们的位置相距甚远。

导航仪故障?还是……喻文州正想回头跟黄少天商量,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一阵奇怪的气流波动。他猛地抓住手边的树藤往前一荡,借着半空的姿势,转身将枪瞄准了原本所站的位置。

来人正懒懒散散地收起挥空匕首的姿势,朝喻文州笑出一口白牙。喻文州快速换着树藤移动,直接越过了整片沼泽,站在对面与那高大瘦削的男子对峙。

“反应挺快嘛。”男子收起匕首,直接盘腿坐到了地上,伸了个懒腰,“但是刚才那小子被抓走的时候怎么就没发现呢?看来不是你太弱,是你们的感情不太好啊。”

喻文州眯起眼睛,他能感觉到男子是一名哨兵,而且实力并不逊于哨兵营里A级哨兵。他保持着举枪的姿势,回道:“你们不可能在我身边将他抓走。”

“联盟的人都那么自信吗?”男子夸张地大笑,“如你所见,他已经不在……哇靠你作弊啊!”

男子大叫一声往后闪身,恰恰躲开喻文州逼近的刀刃。喻文州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抬手便开了一枪。男子以极为扭曲的姿势躲开子弹,立马从腰间摸出一把沙子状的物体撒向喻文州,趁对方背过身便迅速退到五米开外。

“卧槽你这人太奸诈了!明明站那——么远还拿着枪,干嘛突然跑过来啊?!”男子大声嚷嚷,“还有你这人不是哨兵吗?!为什么能扰乱我们的精神连接啊?”

喻文州维持着精神触丝全放的状态,跟男子继续周旋,“我自然有我的办法……放我出去。”

“哦我知道了……你就是老大说的珍稀品种吧?要不这样,你跟我回去做个实验,我就让你们见一面?”男子的表情非常真挚,“反正你不听我的,肯定出不去,只能留在这精神幻境里等死。”

“我要确定我的向导是安全的。”

“你们不是感情不太好吗?而且你都有精神触丝了还要什么向导啊?”对上喻文州坚持的目光,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喂小弟~他说要见那个向导哦~”

过了几秒,男子耸了耸肩,“不好意思,信号不太好,我家向导不回我。”

“哦?那真是太巧了……”喻文州露出一抹微笑,“我家向导回我了。”

男子愣了一秒,眼神从懒散变得警惕起来,直接挥着匕首朝喻文州扑了过去。喻文州侧身一个膝撞,抓住男子持刀的手臂,猛地往下一压,那骨节瞬间发出清脆的响声。

骨折的疼痛并不能阻挡一个哨兵的步伐,男子面不改色地想故技重施,手正要往腰间摸索,便被喻文州的子弹击中了肩膀,下一秒便被制服在地上。

男子仗着身高优势还想挣扎,两人身后突然传来一把声音:“包子,算了,我们打不赢。”

“你是怎么当小弟的!情报失误啊!”包子不甘地抱怨,“你不是说他们俩关系很一般很好对付吗!”

“我后面还说了,我们赢的机率有百分之九十,所以我的推算并没有出错。”

“我另一只手也要折了你能不能先让这哨兵放个手……”

青年没有动作,只是认真地打量着喻文州,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顺着汗液慢慢滑落,狼狈地夹住了鼻翼的最下方。包子不耐地蹬了蹬腿,“罗辑你能不能快点老大我的手要废了……”

罗辑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但还是没有动作,只是开口道:“能拜托你让他松手吗?反正我现在连推个眼镜都做不到。”

听到这话包子才发现异样:罗辑身上并没有任何被制服的痕迹,而黄少天也只是随意地站在他身后,但罗辑的每一个动作都非常不自然——就像是被控制了一般。

“看来之前那个少将水平不怎么样啊,”包子叹了口气,“现在随便来个居然都能把你搞定了。”

黄少天笑眯眯地拍了拍罗辑的肩,顺便帮他推好眼镜,“你的介入速度确实很快,每一步都做得非常规范,简直可以去编教科书了……但是跟精神扯上关系的东西,你越讲究,就越容易受人干扰,魏老大没教你吗?”

“我的实战从来没有输过……”

“那是因为绝大多数人都被你那速度给吓坏了,我以前经常跟一个高手过招,可不会怕你。”黄少天想了想,又笑着补了句,“少将那个绝对是意外。他平日里就是个特别讲究的人,如果你们不敌对,说不定会非常投缘啊。”

韩中将的向导严谨到接近强迫症,这八卦在哨兵营里也流传甚广,连喻文州也听过不少事例。现在听到黄少天这样肆无忌惮地调侃自己的顶头上司,他也忍不住笑了,“张少将听到这话不会开心的。”

“山高皇帝远。”黄少天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给他们戴上手环就放了吧。你克制点,别把人给弄残废了,我们还得指望他们带路呢。”

喻文州从装备包拿出附有遥控爆炸装置的手环给包子和罗辑戴上。黄少天维持着精神控制的状态,百无聊赖地翻看着包子那脱线的日常生活,突然听到喻文州的问话:“少天,你刚才说的魏老大是谁?”

黄少天心里一凉,正要打哈哈糊弄过去,却被包子直接抢了话:“姓魏而且能让我们叫老大的只有一个……”

“住口……”罗辑和黄少天同时大喊,但已经为时太晚——

“魏琛!以前是你们……嗯怎么?不能说吗?”

手环扣紧发出“嗒”的一声,喻文州朝黄少天勾唇一笑,“原来要找人是魏院长……想来我以前还经常受他照顾,现在跟他的儿子绑定了,确实也应该拜访一下。”


【TBC】


罗辑为什么会被黄少放倒很好理解吧?

有点像一个斯文人跟一个无所顾忌的人吵架,前者只讲道理,一旦后者不讲道理,前者就只有干瞪眼气吐血的份了。

【张新杰能抡起十字架砸人的时刻少之又少……暂且忽略不计= =


大家都是好人啦,最后还是会殊途同归的╮( ̄▽ ̄")╭ 

下章要见家长了上校表示好紧张哦呵呵=_,=【才怪

  252 25
评论(25)
热度(252)

© 白鹿鹿鹿 | Powered by LOFTER